花神继续观察着眼前的灵树,淡定说道,“我相信他能自救。”

    “娘亲,阿盛没有骗你,爹爹真的被抓了!他现在没有修为,谁都打不过……”小阿盛惨兮兮道。

    没有修为?

    花神一怔。

    所以之前感应不到他的修为,是因为他的修为真的没了?

    不过……就算他真的修为全废,是死是活,又与她有什么关系。

    “与我无关。”

    花神语气平淡。

    “娘亲,你真的不要我们了吗?”

    小阿盛泪汪汪。

    花神低头看了一眼小团子,有点心软,但她终究不想因为一个外人影响自己的修行。

    “我说过了,我不是你娘亲。”

    小阿盛难过极了。

    爹爹被坏女人抓了,生死未卜。

    好不容易找到娘亲,娘亲却不认他,不认爹爹……那还能去找谁救爹爹呢?

    自从出生,他就和爹爹相依为命。

    那时候他还只是一颗种子,被爹爹种在花盆里。

    爹爹将一堆天材地宝各种灵液,灌入花盆。

    他不知道小种子是自己儿子,但崽崽自己却知道,这是爹爹。

    每天吃的饱饱。

    被爹爹带着四处寻找娘亲。

    占卜所指的方向,是古陵渊。

    但古陵渊广袤无垠,就是穷尽千年,也无法踏遍。

    爹爹在古陵渊寻找的第二年,便进了三重禁地。

    遍寻不获,这时当时推断她最有可能去的地方。

    古陵渊深处,三重禁地,被称为神禁之地。

    就算是神王进去,也有[笔趣阁 www.biqugetv.co]死无生。

    但即便花神已经陨落,他也要进去找到她。

    生要见人,死要收尸。

    祁北算是幸运的。

    他没有死在里面,但也因此本源受损,修为尽废。

    神禁之地有大恐怖,也有大机遇。

    福祸相伴。

    小阿盛正是因这一趟的收获,发芽化形。

    不然以草木血统漫长的生长期,他至少要一千年才能化形。

    这一趟探查,也让祁北确定,花神根本没进第三重禁地。

    于是他就带着新鲜发芽的儿子,继续在古陵渊日复一日寻找……直到,这一次不期而遇。

    “阿盛不喜欢你了!”

    小阿盛擦了擦眼泪,十分难过。

    娘亲不认他和爹爹,那小阿盛也不认她了!去找之前送见面礼的大哥哥大姐姐!他们比娘亲有情义!小孩子的感情单纯又天真,好就是好,坏就是坏。

    虽然以前从未见过娘亲……但小阿盛总觉得,娘亲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可是现在娘亲对爹爹见死不救,也让小阿盛伤透了心,决定不再认她了!他刚飞离花神数步远,突然平静地火海之中,窜出一只巨大的火焰妖兽。

    那妖兽状若蛇,身长数十米,水桶一般粗的腰身,浑身坚硬如岩石,蛇头尤其大,一双眼睛犹如灯笼一般,冒着熊熊火焰。

    火岩蛇兽!诞生于火海之中的妖兽,看这修为,至少是中阶仙王。

    它是守护灵树的妖兽。

    花神修为高,吓的它不敢出来,只能默默藏在火海之中。

    但现在冒出了一个香喷喷的小团子……小阿盛的本源力量和血脉,对于任何妖兽都不亚于仙丹。

    既然灵树已经护不住了,不如吞了这大补丹就跑。

    火岩蛇兽是这么想的。

    但是他一口咬下去,还没碰到小团子,顿时一片花雨纷纷落下,无数的花瓣犹如天下下刀子,一瞬间就将它切成了生蛇片。

    簌簌……蛇肉片哗啦啦落进火海,倒有点涮肉片下锅的既视感。

    火岩蛇兽,没了。

    小阿盛回头看向花神,这一次倒是没再扑过来抱住她,只是不解看向她。

    纯净的眼神,仿佛在问她,你为什么出手?

    “你来的路上,没遇到妖兽?”

    花神黛眉微皱。

    “遇到了。”

    “那你怎么活下来的?”

    小家伙不过幼生期,这里随便冒出一头妖兽都能吞了他。

    “它们咬不动我。”

    小阿盛理所当然道。

    就算刚才花神不出手,小阿盛也不怕那只妖兽。

    来的路上,他也遇到几只。

    全部被幽冥之火烧死了。

    花神眉头皱的更深了,这种被动防卫,只让她觉得小团子还是受欺负了。

    任谁都能来打他。

    只不过他的本源强悍,所以被反杀。

    这毕竟是和她有血缘关系的幼崽。

    怎么能过的这么惨?

    她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如果幽王死了,小家伙以后该由谁来照顾呢?

    他遇到危险,谁来保护呢?

    她自然不想接手这个“麻烦”,所以,幽王不能死。

    把他送回幽王身边。

    最好是能让幽王恢复修为,有幽王撑腰,不怕有人敢欺负他。

    “带路,去找他。”

    花神看着小团子片刻,突然道。

    小阿盛先惊后喜,开心地蹭蹭跑回来,再一次抱住了她的大腿。

    “娘亲最好了!谢谢娘亲!”

    小团子眉开眼笑。

    这笑容看的她的心底,也莫名一阵暖洋洋的。

    “你刚才不是还说不喜欢我?”

    花神挑眉。

    说完这句话她就有点后悔,自己在说什么?

    喜不喜欢重要吗?

    有什么可提的。

    她不知道,自己其实有点介意崽崽说不喜欢她。

    “阿盛以为娘亲不要我了,很难过!才说气话的。

    阿盛和爹爹找了娘亲好久,每天都好想娘亲!”

    小阿盛红着眼眶看她。

    花神的心都软了。

    幼崽果然是这世上最容易让人心软的小祖宗。

    就算她不想和这父子俩有什么牵扯,却也希望小团子平安快乐长大。

    把他送回幽王身边,她才能继续安心做她自己的事。

    这一株灵树十分神异。

    生长在火海之中,碧绿葱翠,枝繁叶茂,欣欣向荣。

    整株灵树上,仅开了一朵红色小花。

    花神折下那朵花,收入灵玉空间之中。

    便和小团子一起飞走了。

    ……“帝姬,这大概就是传闻中的扶桑灵树吧!”

    一个白胡子老头激动说道。

    轩辕潇雅牵着捕神网,视线落在眼前的灵树上。

    和刚才花神遇到那一株一模一样。

    话音刚落,灵树前火海翻腾,一只巨大的火焰蛇兽,腾身而出。

    蛇身圈着灵树,滋滋地警告来人。

    它足有九星仙王的修为,而且占据地利,可以借助火海之威,足以对付同阶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