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危情总裁:娇妻休想逃! > 第八十章 是怎么照顾孩子的
    “霍夫人,霍先生,煜宝又开始发烧了!”罗玉一看到他们,立刻着急的喊了起来:“刚被孙医生送进急诊室。”

    本来姜错的情绪已经稍微缓和了一些,可现在一听到罗玉的话,就又变得激动起来。

    霍屿森也很着急,赶紧就和姜错一起离开了监控室。

    急诊室的门口,姜错被霍屿森搂在怀里,脸色苍白,双手不停的颤抖着。

    刚才她还在担心姜晴会做什么伤害到煜宝的事情,结果现在煜宝就进了急诊室。

    煜宝已经在医院呆了快两个月了,这段时间情况一直都很稳定,孙杰说只要继续这样治疗照顾就不会有事,可现在突然又开始发烧。

    这件事一定和姜晴有关系!

    等待对于此时姜错和霍屿森来说实在是太过漫长,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所幸急诊室的门终于在一个多小时以后打开了。

    “孙医生,煜宝的情况怎么样了?”姜错一看到孙杰出来,立刻迎了上去,语气焦急的追问道。

    孙杰摘下口罩,有些气愤的看着姜错:“霍夫人,我和你说过很多次,煜宝的病一定要很注意,千万不能感染,你是怎么照顾孩子的?”

    “知不知道要是再晚发现一会儿,他的命就没了!”

    虽然说孙杰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已经见惯了生离死别,可是这段时间他和煜宝接触下来,已经很喜欢这个聪明懂事的孩子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他现在的情绪才会这么激动。

    姜错听完孙杰的话,双腿瞬间一软,如果不是有霍屿森撑着,她早就摔倒在地上了。

    她自然是知道煜宝的病情有多严重,所以一直都很小心,可没想到最后还是会这样!

    一想到煜宝刚才随时都可能没命,姜错的心里就是一阵后怕,之前一直强忍着的眼泪是再也忍不住了。

    霍屿森心里既心疼煜宝也心疼姜错,看着她哭起来,赶紧一边伸手给她擦拭眼泪一边出声安慰道:“煜宝已经脱离危险了,别太担心,乖,不哭了。”

    孙杰看到姜错这个样子,也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重了,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

    “现在光靠药物治疗是没用了,等煜宝身体恢复好一些以后,就要开始进行化疗,如果化疗以后情况还不能好转,就必须尽快做骨髓移植手术。”

    沉声说完这一番话以后,孙杰就立刻大步离开了,正好这个时候煜宝躺在移动病床上被护士推了出来。

    小小的煜宝此时就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手上打着点滴,脸色苍白得几乎和身下床单的颜色一样。

    看着煜宝这个样子,姜错的心里更是自责内疚,正准备和护士一起把他推回病房,霍屿森却突然开口:“重新换一间病房吧。”

    “换病房?”姜错听到霍屿森这话,先是一愣,然后立刻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姜晴前两天才进了煜宝的病房,谁都不知道她到底在里面做了些什么,所以为了避免再让煜宝受到伤害,还是换一间病房好。

    很快护士就重新准备了一间VIP病房,霍屿森让姜错留下来照顾煜宝,自己则去了煜宝之前所在的病房,开始四处寻找起来。

    霍屿森知道,煜宝不会无缘无故就感染。

    他基本上每天都是待在病房里,而病房里又一直有罗玉在打扫,应该是不会有感染源的,除非……姜晴把东西藏在了罗玉平时不会发现的地方。

    想到这里,霍屿森的步子停了下来,直接弯下腰掀开床单,低头看向床底。

    床底空荡荡的一片,因为每天都有打扫,甚至一点灰尘都没有。

    他微微皱起眉头,伸出另一只手在床板下摸索着,最后在床头的地方碰到了一个冰凉的小瓶子。

    小瓶子是被一根绳子绑在了支撑着床板的铁架上,因为绑得不是很紧,所以霍屿森很快就解开绳子,把瓶子拿了出来。

    透明的玻璃瓶里装着满瓶深蓝色的液体,堵住瓶口的胶盖上被戳破了几个洞,隐约间好像有股淡淡的香味。

    霍屿森从床头抽了几张纸巾盖住瓶口,然后拿着瓶子离开了病房。

    他现在怀疑这个瓶子里装着的就是让煜宝感染的东西,所以直接就去了孙杰的办公室。

    孙杰本来打算睡觉休息一会儿,刚刚闭上眼睛,办公室的门就被人一把推开,他有些不满的抬起头,正好对上霍屿森的眼睛。

    “是煜宝又出事了吗?”孙杰一看到霍屿森阴沉着的脸,以为是煜宝又出了事,立刻紧张的出声问道。

    霍屿森摇摇头,走到孙杰面前,将手中的瓶子放到他的桌子上:“在煜宝病房找到的,可能是他感染的原因。”

    一听到霍屿森这话,孙杰的瞌睡瞬间消失干净,立刻拿起瓶子看了看。

    “光看是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我拿去给检验科检验一下。”孙杰说完这话,就拿着瓶子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霍屿森没有跟上去,他知道孙杰能够查清楚这个东西,不需要自己帮忙,而且现在他更想去陪着姜错和煜宝。

    等到霍屿森回到病房的时候,煜宝还没有醒,姜错坐在床边,目光专注的看着煜宝。

    她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那副紧张的样子,就好像只要自己一眨眼,煜宝就会不见一样。

    “小小。”霍屿森轻唤了一声,迈开步子走到姜错身边。

    他走到姜错身边坐下,见她握着煜宝小手的手在微微颤抖着,心里一疼,忍不住伸出手掌将他们母子的手都包裹进自己的手心里。

    明明病房里开着暖气,可姜错的手还是很冰凉,可见她今天真的是被吓惨了。

    即使知道煜宝现在已经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姜错的心还是高悬着,一秒钟都不敢放松。

    这天下的大多数母亲都会这样,自己受再多伤吃再多苦都无所谓,只要孩子好好的就足够了。

    “小小。”霍屿森又唤了一声姜错的名字,抬起另一只手在她脸上轻轻的抚摸着:“别担心,煜宝不会有事的。”

    姜错听到霍屿森的话,把目光从煜宝身上转移到了他身上,眼睛里似乎有泪光在闪烁着:“我很害怕,如果煜宝有什么意外,那我也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