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的血1931 > 第179章:无心插柳
    新兵们跟着他们的班长去了驻地,中午的饭食小五娘带着十几个村里的妇女开始准备。

    一日三餐规定,五天一顿肉食今天早上已经吃过,而平时三日改善一次生活,吃一顿玉米面饼子,五天要吃一顿白面馍馍。

    而接下来他们要做的是杂粮窝窝头,是以粟米、麦麸子掺杂着少许的麦糠与玉米面揉捏而成的,这是属于上等的窝窝头范畴,中等的少了玉米面。而最次的窝窝头只有麦麸子与麦糠,或者粟米与麦糠揉捏好蒸熟出来的。

    最好的窝窝头容易下咽,中等的难以下咽,最差的很难下咽,这就是区别。

    平时殷实人家吃的窝窝头只是少了玉米面面,甚至于不用麦糠。然而能温饱的会用粟米与麦麸子,不能温饱的只能最后粟米带麦糠,或者麦麸子与麦糠蒸出来的窝窝头来填饱肚子。

    而部队里吃的最差的也是中等的窝窝头,而在郭小五规定下为了保持体力,能让士兵吃饱,要用最好的窝窝头做饭食。

    至于菜,一般都是大葱加大蒜,活着清水炒萝卜加一些油水而已。

    一日三顿管饱,部队自然要比老百姓吃的好!最少能赶上殷实人家吃的饭食。

    新兵们在班长的带领下找到自己的班房,这班房是后院东西共十二间改的。

    左边五间是机枪、掷弹、等五个班的宿舍,走廊第一间房是李大柱的,这间房是两间大房,里外套间。内间空间大作为排军需仓库,外间就是李大柱住的。

    而右边第一间又是不一样的格局,外大内小成为郭小五的卧室,外间作为排指挥部。自然郭小五是不会在这里住的,主要是用来开会。

    虽然李大柱老婆孩子也在这里,然而他晚上必须住在这里以管理这百十号人。

    宿舍被确认之后,李大柱聚集十个班长下达了郭小五第一道命令:“全排休息,明日开始训练。”

    “是,排副!”十个班长立正道。

    紧接着李大柱继续嘱咐道:“排长去了县城,应该晚上就会回来。排长嘱咐我们,马上把训练作息时间以及训练计划章程贴出去,不希望明日有任何差错。”

    李大柱的声音十分严厉,凝视着十个班长。

    “是!排副。”十个班长立正齐声。

    “好,都坐下来。咱在商量一下具体的的事情,内务上的事情咱必须做好,还有拍长说让全体休息,你们还真的休息吗?必须做些准备才是。

    排长说了,第一,必须要让这些新兵们明白什么是兵。第二,当兵到底是干什么的。第三,要当什么样的兵。

    如果连自己当这个兵都不知道是啥,咱排永远成不了精锐。”李大柱说道。

    “今天早上就看见了排长的脸色,那是我们睡过头了!可我也能看出来,这事儿排长记着呢。

    咱不会啥大道理,保证明天一早训练的时候人都到。

    吴布上,你小子等下就给弟兄们好好的领着背几遍训练章程,还有军规军纪,咱今儿啥的不管,就让我班的弟兄学这个。当然,还有整理内务的事儿。”王大水说道。

    “秃头说的对,咱排长想要的兵是精锐,那咱就往正规军方向靠拢,先从内务教条开始。”孙大亮附和道。

    接着其余的班长都点头同意,李大柱看着也吐出一口气,接着说道:“好!新兵们先不管,现在吴班长就领读,让弟兄们都背熟。”

    “咱弟兄们不识字,要是背军规教条我们可不敢马虎!只是咱这抄写三张的章程贴在啥地方?排副,这是后院,只有东西两个走廊十二个房间,前面是近内院的小门,后面就是大门进林子的,这可是纸,万一刮风下雨的,这上面的字就没了。”吴布上担忧道。

    “你傻啊,等下都背熟了!再抄写一份,一面贴一幅不就是了。”马大腾提醒道。

    “这方法不错,吴班长再辛苦一下,就这么办。”李大柱拍板道。

    这也没有办法,十个班长只有吴班长认识字会写!其他人包括他这一张纸上的字,认不出八个来。更不要说那些新兵了,甚至大部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李大柱拍了板,也是众人同意的!吴布上也只有拿起桌面上的训练章程给领读了起来,十个班长连同李大柱齐声跟读,很快吸引了新兵们。

    这些新兵们被领到班房后,班长再也没有管他们!甚至于因为床铺起口角要打起来也没有见班长在,于此很久后响起的朗读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一个个围过去,开始还乱哄哄的讨论在干什么,接着他们听着听着听出了不对劲。

    除了听到时辰之外,还听到了触犯什么的枪决啥的!渐渐的新兵们都安静下来,仔细聆听。有一个度过几天说的新兵立即喊道:“这是训练章程,还有咱排的军规条令!听仔细了,要是犯了军规被砍了脑袋,挨了鞭子都不知道咋回事。”

    关乎于性命的事情,新兵们自然更加认真,一个个支棱着耳朵听,大气都不敢出……

    此时郭小五正赶往县城的路上,为了节省时间他骑着一头骡子!正在赶路的他并不知道李大柱等十个班长的举动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让新兵们注意到了军规对当兵有了新一层的认识。

    骑着骡子的郭小五一骑绝尘冲进了城门,想着团驻地而去!县城的守卫并没有阻拦。

    事情凑巧,此次把守城门的排长,同样是以前郭老三手下的警察!更是与郭小五有过生死经历的。

    “不要阻拦,立即放行。”这名排长吼了一句要阻拦的士兵。在他看着郭小五的背影从身边经过之后,眉头紧皱心道:“连续两次进城,到底怎么回事!?要不要告诉营长让三哥知道?”如此想着,他已经行动起来,喊了一声:“副排长,注意观察闲杂人等,我去找营座。”

    郭小五不想耽搁更多的时间,在他的计划中把他心目中的精锐战士训练出来!时间对他来说很紧迫,所以他必须把训练章程递过去,让团座同意!同时他还要借一个炊事班过去,为手下的百十号弟兄做饭。

    这个炊事班不但要去,而且还要拉回去一车粮食!以后这个炊事班就是自己的。

    “拦住他!”把守的排长吼道。

    把守的老兵立即端枪冲出来要拦截,郭小五掏出配枪举枪放了一枪:“不要拦我,老子骑得是骡子,不是马!”

    是骡子,并没有马那么好使唤!这已经他第二次勒不住骡子头。

    老兵认识郭小五,岂能真的开枪,一个个闪躲开来。郭小五骑着骡子冲进了粮仓大院,他面色难看的大吼着:“吁,吁!吁……”

    在大院内中央才算是停了下来,郭小五这才从骡子上翻身跳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