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丞相的病弱娇妻 > 第三十八章波澜不惊
    比武招亲进行的很有效率,最后一天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是江湖上熟悉的面孔。

    清安虽然性子有些腼腆害羞,不过功夫还是不差的,一直赢到了半决赛。

    清绝呢,虽然每次都赢了,但是总是想着省点力气,所以用的方法都有些讨巧。

    另外留下来的两个人,一个擅长用剑,一个擅长用刀。

    那个用剑的虽然剑术高超,不过年纪当木素素她爷爷都绰绰有余。

    而那个用刀的虽然年轻,却是个麻子脸,脸上坑坑洼洼的,让人看了就打心里喜欢不起来。

    所以比赛进行的时候,陈念茹比木素素还紧张,生怕这两个人谁赢了比赛,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给糟蹋了。

    不过幸好是清绝和清安两个人赢了,这才让陈念茹悬着的心落了地。

    最后的擂台上,清绝和清安两个人相向而立,清安是一心想要赢,而清绝却是满心的困惑。

    他怎么就打到最后了,他本来就是想看个热闹,怎么参加比赛的人一个比一个不经打,他一个轻功好的都能赢到最后,真是绝了。

    不过清安显然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有这么多心思,他客气地开口,“还请阁下先出招。”

    不过清绝并不打算回话,清安这小子跟了自己十几年,他一说话不就暴露了吗,所以清绝倒是不客气,直接抽剑朝清安攻去。

    世人只知道清绝轻功无人能敌,却不知道清绝的剑法才是一流,为什么不知道呢,因为清绝懒,懒得打架,既破坏了他的风度,又累,所以他平时用的最多的还是轻功,不管打不打的过,直接跑就是,省时省力,他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这次的对手是清安,清绝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一个不注意,他就要负伤挂彩了,那样更没有风度。

    一剑苍生祭,浮尸千万里,说的便是至游山庄的剑术,虽然清安这小子看上去憨的很,但是剑术还是在江湖中排的上名号的,因此清绝不敢掉以轻心。

    而清安在清绝抽剑的那一刹那,瞳孔就有一瞬间的放大,虽然这把剑用普通的剑鞘伪装的很好,但是那把剑分明就是至游山庄的‘将离’,别人也许不知道,但他绝对不会认错。

    那么,眼前人的身份,就很明朗了。

    清绝,你真的来了。

    认出清绝的身份后,清安也不再谦让起来,这一次,他不会再让清绝抢走木素素了。

    看台上的陈念茹看的倒是十分满意,这两个小子不管谁留下来,她都是乐意的,就是不知道素素的意见,“素素,你猜他们谁会赢啊?”

    “我......我不知道。”

    木素素一方面想让清安赢,这样她就不用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另一方面,她又不想让清安赢,因为她还没准备好要怎么面对清安。

    ——

    清晨,李德显难得上一次朝,刚下朝,就迎来了一个稀客——李锦亦。

    李锦亦是文月婉唯一一个女儿,但是却并不像别的公主仗着自己的身份,娇纵无比,她是一个很理性的人,或者说,利益至上。

    她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温柔,说话细声细气,但是却有不输于男儿的气节与才智,若她不是女儿身,想必也是竞争皇位的有力人选。

    李德显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一众孩子,倒是各有各的本事。

    “锦亦今日怎么有空来看父皇?”李德显对李锦亦这个女儿还是颇为满意的,如果不是先皇替她定下了婚约,她必定会是联姻的一枚好棋子。

    “儿臣恳请父皇答应一件事。”李锦亦的声音不卑不亢。

    “父皇向来最疼你,有什么话直说便是,朕一定答应你。”

    “儿臣,儿臣想与那李诚退婚。”

    “这......”

    其实自从江忠年通敌卖国的罪行被公示以后,李恒的势力便也大不如前,李德显不是没想过退婚,让李锦亦发挥更大的价值,不过他一直没有正当的理由。眼下,机会虽然摆在眼前,李德显还是装模作样犹豫了一阵。

    “还望父皇成全!”说着,李锦亦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

    “哎,父皇答应你便是,锦亦快起来!”

    虽然李德显说话的语气看上去很疼爱这个女儿,但是他心里却在盘算着把她嫁给哪国皇亲贵胄,才能给他谋得最大的利益。

    “谢过父皇,父皇国事繁忙,锦亦就先退下了。”

    李锦亦走后,李德显突然觉得一阵胸闷,眼前发黑,要不是身边的太监及时拉住他,李德显怕是早就摔在地上了。

    “皇上,您没事儿吧?”太监焦急地问道。

    “朕没事儿,只是有些乏了。”李德显扶额甩了甩头,想把这股晕眩感甩掉。

    “扶我去周裴那儿开点药吧。”

    “是,皇上。”

    ——

    丞相府,文世远正看着李景程,一脸的不满意,“景程,你虽然还未有正妻,但是你那么多侍妾却没有一个给你开枝散叶,这样以后对你继承皇位很不利。”

    没想到文世远大老远喊他过来就是为了说这档子事,李景程虽然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但还是恭顺回答道:“让您担心了,景程,景程今后.....一定加把劲......”

    “依我看呐,你那府中的侍妾,多半都是些个胭脂俗粉,不懂你心思,”话未说完,文世远朝身后某处招了招手,“瑜珂,出来。”

    从他招手的地方出来了一个女子,唇白齿红,样子十分貌美,不过她的美貌却不似梁贵妃那般张扬,而是带着一点江南女子的软糯与秀气,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瑜珂踱着小步子慢慢走到文世远和李景程面前,一边行礼,一边说道:“瑜珂给丞相和太子殿下请安。”

    她的声音是极温柔的,要是男人听了估计骨头都酥了。

    李景程这下总算明白文世远打的算盘了,他又想安插眼线了,不过李景程除了接受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谢过祖父美意。”

    “嗯,瑜珂是个会伺候的人的,想必也能健健康康生下小太孙。”

    “借您吉言。”

    李景程笑着回答,瑜珂却羞红了脸低下头,不过若是有人能看到她的眼睛,就会发现她眼里除了冰冷没有半点女子的羞怯。

    ------题外话------

    错字,病句,文学常识方面的错误,以及文章前后矛盾的地方,请到评论区指正,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