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丞相的病弱娇妻 > 第四十章逃离
    而文月婉对着李锦亦这般表现,敛了嘴角笑意,心中越发觉得不是滋味。

    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女儿的前程,毁在这所谓的爱情上。

    “对了,锦亦啊,李景行最近可有什么动作?”

    虽说自梁雅妍死了以后,李景行的势力大不如前,在朝堂上也不像往常那么招摇,但梁太师这个老顽固却不是个会看眼色的,居然还是暗中扶持李景行,这让文月婉心中扎着的那根刺始终得不到缓解。

    “四哥最近似乎很是颓废,整日酗酒,很久未曾笑过了。”

    虽然李锦亦是文月婉的女儿不错,但她与李景行的关系却颇为亲近。

    本来文月婉是不乐意见到李锦亦同他有往来,但是她又想着能从李锦亦嘴里知道点李景行的消息,因此便对两人的关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他这样,倒是让本宫颇为担心。”

    文月婉虽然心中欢欣,面上却挂着一副担忧的神色,毕竟世人皆知文皇后以贤良管制后宫,有菩萨心肠,她可得好好做这个菩萨。

    “四哥的事儿,母后大可放宽心,他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李锦亦拍了拍文月婉的手,笑着安慰她。

    本宫倒是巴不得他就此颓丧下去,也省的碍了景程的路。

    将这句话藏于心底后,文月婉像是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那便好。”

    “母后——!”

    文月婉隔着大老远的就听见了李景贞奶里奶气的喊声。

    “贞儿来了啊,快向你皇姐问好。”文月婉摸了摸李景贞的小脑袋,轻声说道。

    “皇姐好!”说罢,李景贞摆出了一张大大的笑脸,笑的甚至眼睛都没了,嘴巴咧得大大的,明明只是稚童天真无邪的笑容,李锦亦却生生看的背后出了冷汗。

    “锦亦?怎么了?”文月婉见李锦亦很久没回话,不禁有些困惑。

    “哦,母后,儿臣没事。”李锦亦回过神,收起打量李景贞的视线,朝文月婉讪讪地笑笑。

    “那便好。”

    文月婉和李锦亦谈了许多,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李景贞脸上一直摆着的笑容。

    从头至尾,他都在笑着。

    像是被人按下了开关。

    ——

    “将军府的事,你办的很好。”文世远看着跪在地上的人,月隐星稀,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那,那丞相可否将我的父母还给我?!”细细听,能听得出是个女人的声音,但是夜风呼啸而过,听不真切。

    “以后还有用到你的地方,你的家人我会还给你,但不是现在。”

    “丞相!我......”跪在地上的女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文世远给打断了。

    “瑜珂来了,你走吧,别让她看见。”

    “.....是。”

    待那女人走后半柱香时间,瑜珂才伴着月色从丞相府一间屋顶落下,淡淡的月光给她披上了一层银白色薄纱,让她如同月下仙女一般动人。

    “丞相。”瑜珂走上前来,给文世远行了一礼,声音还是如同平时一样细软,但是却给了人不同的感觉。

    “没被发现吧。”文世远眯着眼睛看着瑜珂,眼里满是小心谨慎。

    闻言,瑜珂抱拳低下了头。

    “我出太子府的时候,有两个人跟着我,但都被我解决了,请丞相放心。”

    “瑜珂你办事,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瑜珂是文世远从死人堆里捡来的,也从小被作为死士培养,最后从死人堆里走出去。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瑜珂见过的死人比她见过的活人多得多了。

    “最近太子府可有什么异动?”

    “李景程并无大的动作,除了上下朝以外,几乎都在府中。”

    “继续盯着他,还有那个江瑜景,有了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

    “嗯,回去吧,出来久了,李景程会起疑心的。”

    ——

    与此同时的木府。

    陈念茹虽然看上去凶悍,但也不是个没脑子的,虽然她绑了清绝,却也没把他真的关在地牢里,而是把清绝软禁在了一间房子里,好吃好喝的供着。

    清绝可没打算继续这么过安生日子,他被抓的消息一旦传出去,他老爹和老娘要是来了,他才是真的要没命。

    清绝前前后后试过几次,想要逃跑,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该夸木成澜还是该骂他,木府就跟军营似的,走两步就一队巡逻的,清绝还没走两步呢,就又被逮了回来。

    被关在房里,清绝也没有看书的心思,干脆就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嘴里就差根狗尾巴草叼着了。

    这么一副浪荡样,要是被他爹娘看见,少不得一顿数落。

    清绝的门口本来有两个家丁的人影,现在却莫名没了,清绝瞥了一眼,没放在心上,继续翘着二郎腿,盘算着出逃的法子。

    “清绝,你在里面吗?”门口传来木素素小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她似乎在害怕什么。

    “什么事儿啊?”就在木素素说完话的一瞬间,请绝已经从床上起来并打开了门。

    看着清绝这么快就打开门,木素素显然还没有准备好,整个人有些局促不安,但是她还是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小声说道:“清绝,你现在就走,快点的,下人都被我支开了,马上就回来了。”

    “你......为什么?”

    为什么要帮一个辜负你这么多年的人?

    为什么要帮一个整天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

    “走吧,问那么多干什么。走啊!”木素素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她催促着清绝快点走。

    清绝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他刚刚还在想法子,现在木素素给他机会让他走,他却不想走了。

    “走啊!走!”

    “小姐,你怎么把他放出来了!快去通知老爷!!”家丁在这个不凑巧的时候回来了,他们看着清绝的眼神就跟看杀父仇人似的。

    清绝轻轻脚尖点地就到了木府的屋顶,离开了家丁的包围圈,他看着在屋子下聚着的一群人,也看着拦着家丁的木素素。

    木素素是娃娃脸,身材也像个小娃娃似的,站在家丁面前,她就像个小鸡,但她还是尽力拦着家丁,而家丁也不敢对自家小姐动手,这么一来二去,也只有几个没被拦住的家丁拿着梯子打算上屋顶。

    清绝站在屋顶上,看着从远处赶来的木成澜和陈念茹,顾不上心里的万千思绪,闪身飞出了木府,只是在他快出府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木素素所在的方向。

    呵,说你是疯丫头,倒不如说你是傻丫头。

    ------题外话------

    错字,病句,文学常识方面的错误还有文章前后矛盾的地方,记得到评论区指正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