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丞相的病弱娇妻 > 一百零九章皇帝驾崩
    江一韵在房里坐着觉得无聊极了,不知不觉就靠在床畔差点睡着,但是就在她去梦里见周公的前一秒,门被打开了,发出的声音把她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

    她勉强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看到是[书趣阁 www.shuquge.xyz]一个男子走了进来,她以为是虞卿,下意识地说道:“你这么快回来做什么?”

    江一韵说话的语气里还带着未睡醒的娇憨,细细听来,有一股撒娇的意味。

    江瑜景被她这股可爱劲儿逗笑了,“来接你回家。”

    早在他笑的时候,江一韵就认出他不是虞卿了,但是她没想到这个人会是江瑜景,因此她立马坐直身子想下床,但是长时间把腿盘在床上,她的腿早就麻了,所以突然一起身她自然是站不稳,整个人往前扑过去。

    好在江瑜景及时接住了她,她才免遭皮肉之苦。

    “你怎么会在这儿?”江一韵跟鸵鸟似的把头埋在江瑜景怀里,说话的声音也闷闷的。

    “为了等你投怀送抱。”

    “你......”江一韵想骂他下流,但是又想到人家刚刚才帮了她,所以江一韵干脆不理他,扯开话题,说道:“我说正经的,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你离家这么多日,我自然是想念,”江瑜景状似无意地抚了抚江一韵的脑袋,然后才说道:“所以我来接夫人回家了。”

    “我不是你夫人!”江一韵瞪大了双眼看着他说道。

    “我可不抱我夫人以外的女人。”说着,江瑜景作势就要松手。

    而江一韵的腿还麻着,江瑜景一松手,她铁定是要站不稳的。

    行动快于思想,江一韵脑子刚这么想,她的手就已经先牢牢抓住了江瑜景的肩膀。

    “这可是你第二次投怀送抱了,可不能怨我。”江瑜景摊手做无辜状。

    过了很久,江瑜景也没等到江一韵的回答,他低头只看到她发红的耳朵和恨不得埋到地里的脑袋,因此江瑜景便也不逗她,轻笑一声就把江一韵抱住,然后翻窗跃下了这座楼阁。

    一回生二回熟,江一韵现在待在江瑜景的怀里已经没有以前那么不自在了,甚至她还有闲心问道:“咱们就这么走了?”

    “怎么?你舍不得了?”

    “不是。”江一韵老老实实闭了嘴。

    而江瑜景见她不想回答,便也不再打趣她。

    而江一韵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说道:“江瑜景,我没有鞋......”

    刚才她下床忘了穿鞋,江瑜景也没管,直接就抱着她出来了,所以她现在还是没有传鞋的状态。

    “哦,我有。”

    这语气里满满的炫耀是几个意思?

    江一韵气急,干脆不理他,而是在江瑜景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安安静静待着。

    ——

    天希皇宫,金龙殿内,李德显已经卧病在床好几天了。

    文世远把太医还有其他的太监宫女都遣了下去,此刻殿里只剩下他和李德显二人。

    李德显躺在床上,呼吸十分微弱,身上的肉都快没了,整个人瘦成皮包骨,但当他看到守在病床前的文世远,还是尽力抬了抬手想摸文世远的袖子,眼含热泪地说道:“还是,咳咳,爱卿最衷心于朕,朕心里,咳咳,甚是欣慰。”

    与李德显的大受感动不同,文世远则是嫌恶地把他的手打开,然后冷笑着说道:“少拿你的脏手碰我,我觉得恶心。”

    “文世远,你,咳咳,咳咳,放肆!”李德显显然被文世远这番话给激到了,连着咳嗽了好几声才把一句话说全。

    “这便是放肆了,我还有更放肆的?让皇上见识见识?”文世远皱着眉头把手伸向李德显细弱的脖颈,然后用力地掐上去。

    “文世远,你,你......”李德显拿着跟树枝一样细的手拍打着文世远掐着他的手,不过以他现在的力气来看,他打文世远无疑是蚍蜉撼大树。

    “也罢,既然你都要死了,我便也让你做个明白鬼。”文世远掐着李德显脖子的手略微松了松,而李德显也借着这个机会,大口的呼吸起来。

    “显儿可还记得和三皇叔一起打猎的日子?”文世远看着李德显的脸,笑的有些变形,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狰狞。

    “你,你在说什么?!”李德显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文世远,嘴唇颤抖着问道。

    “显儿当上皇帝才几年,便忘了你三皇叔吗?”文世远掐着李德显的手又加大了力气。

    李德显被掐的喘不过气来,但是他还是一字一句地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三皇叔啊,显儿。”文世远,不,李忠临加大了手里的力气,而李德显也是在这短暂的几秒钟里断了气息,唯独那眼睛瞪得比活着的时候还大。

    “哐啷”,背后传来一阵托盘掉到地上的声音,李忠临回头,看到文月婉手里端着的药碗已经落到地上,乌黑色的药水流了一地,文月婉则是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等她意识过来的时候,她立马拉着身边的李景贞,想要离开金龙殿。

    她知道父亲想害李德显,却从未想过这个所谓的父亲竟然是已故的摄政王李忠临!

    “婉儿来了啊,贞儿也来了。”李忠临收回掐着李德显的手,满脸慈爱地笑看着文月婉和李景贞。

    文月婉只觉得心脏的跳得快要冲出她的胸膛,逃!必须要逃!

    但是她拉着李景贞,李景贞却一动都不动地待在原地。

    经过四年的时光,李景贞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小萝卜头,他身高已经到了文月婉腰际,所以文月婉一个弱女子想拉一个不想走的人还是有点难度的。

    “贞儿?!你在做什么?!跟母后走!”文月婉做不到抛下李景贞一个人逃命,所以她只能企图喊醒李景贞,让他回神。

    “看来贞儿还是更喜欢我这个祖父呢,是不是?”李忠临笑着对着李景贞说道。

    “你在说什么?!贞儿绝对不会......”文月婉话说到一半,却哽住了,胸口传来的疼痛告诉她有人把刀刺进了她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