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豪门巨星是我初恋 > 第133章 败露
    白落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是要我挑明?你才肯承认吗?”

    “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白落落转身拿手机,因为过于激动,手机没拿稳,摔在地上,白落落弯腰捡起来,打开手机相册,点出白飞宇与夏晚云的照片,放在白飞宇的面前。

    白落落气得手都在抖:“看见了吗?”

    白飞宇看见照片的那一瞬间,身上所有的气势都焉了。

    他低下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白落落将手机扔在沙发上:“你们交往多久了?”

    “不足一年。”

    白落落怒吼:“跪下!”

    白飞宇乖乖的跪下,他一向不敢忤逆自己的母亲。

    “如果今天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要准备瞒到我死去的那一天!”

    “你跟谁谈恋爱不好!你要跟温言桥的破鞋谈恋爱!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我怎么有你这么不成器的儿子!”

    白飞宇语气强硬的回答:“她不是破鞋!”

    白落落直觉得胸口怒火中烧:“她不是破鞋是什么?一个有夫之妇的女人来勾引你!你怎么就那么容易鬼迷心窍呢!”

    白飞宇急了:“妈!我不准你这么说她!”

    “好啊!敢跟我顶嘴!”

    “妈!你不了解她,等你了解她,你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白落落越听越生气,怒吼:“你给我住嘴!我要你马上跟她分手!”

    “不!妈!我喜欢她,我不要跟她分开!”

    “她是温言桥的妻子!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她接近你,也许有其他目的!你别被蒙蔽了双眼!”

    “她与温言桥的婚姻关系早就破裂了,她会为了我离婚的!”

    “我告诉你!到我死的那一天,我都不会接纳她!你马上给我撇清关系!你要是不做,我命令人去做!到时候!她命都没有了!”

    “妈!你为什么总是逼我!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要是敢动她一丝一毫!我跟你没完!”

    白落落气得坐在沙发上,怒火直冒三丈:“你……你……你是要气死我!你是要气死我!你才甘心吗?”

    “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打败温言桥!我会接手公司,请你不要阻止我与夏晚云的相爱!”

    白落落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感到头痛,非常的头痛,感觉整个头都要炸开了,她倒在沙发上,痛苦的呻吟着,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气焰。

    白飞宇从地上站起来,着急的趴在沙发上:“妈,怎么了?是不是又头痛了?”

    白落落痛苦的嗯了一声。

    白飞宇赶紧去白落落的卧室,找出头痛药,接了一杯温水,喂白落落服下。

    “妈,我背你回房间。”

    白落落嗯了一声。

    白飞宇看见自己妈妈的样子,心里又觉得难受,他退出了房间,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绝不能退缩,也绝不会放手,他一定可以打败温言桥,一定可以接手公司让母亲满意。

    姜若烟半夜醒来,发现裴沧笙坐在一旁还在办公,电脑的光映着他疲惫的脸。

    姜若烟的声音朦朦胧胧:“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半夜还在忙。”

    “马上就做完了。”

    “那我等你一起睡。”

    “好。”

    过了几分钟,裴沧笙关掉电脑,将床上书桌和电脑放在地板上,钻进被窝里,抱着姜若烟温暖的身体。

    “明天我不能陪你了,有一整天的会,你要记得好好吃饭。”

    “我真是庆幸自己只是股东,要是跟你一样是总裁,还不得把我累死。”

    “是啊。”

    “这些年辛苦你了。”姜若烟又往裴沧笙的怀里蹭了蹭。

    裴沧笙的声音很是疲惫:“没事。”

    “快睡吧。”

    裴沧笙很快就入睡了,姜若烟倒是没有了睡意,她望着黑暗中的轮廓,陷入了沉思。

    她要与裴沧笙一起共进退,一起打跨温言桥,收购温言桥的公司。

    次日,裴沧笙很早就起床出门了,姜若烟天亮才睡着。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了,手机上裴沧笙发来微信,叮嘱她吃饭。

    姜若烟起床,喝了一杯热牛奶,吃了几片吐司,就解决了自己的中午饭。

    她简单收拾了自己的着装,一件简单的白色体恤,一条牛仔半身裙,她将不长不短的头发扎起来,露出雪白的脖颈,看上去像清纯的女大学生。

    外面的太阳毒辣,姜若烟喷了防晒霜,这才背上一个小包,出了门。

    姜若烟去地下停车场开车,地下停车场信号弱,她开出去,给佟柔打电话。电话当然是从艺人资料找到的。

    “你好。”佟柔的声音客气又冷淡。

    “我是姜若烟,你在哪里?”

    佟柔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惊喜:“我在家。”

    “把你家的位置告诉我,我来接你。”

    “东风路132号。”

    “整理好着装。”

    “好。”

    昨天佟柔不打招呼,擅自离场,制片人和导演,双双语音骂她,她的内心又是愤怒又是忐忑,她差一点就对他们破口大骂,但又不得不忍下来。

    现在姜若烟亲自来接她,她心里就相信,姜若烟是真的要帮她。

    可是为什么要帮她呢?

    姜若烟开车到了佟柔的小区,打电话让佟柔下来。

    只见佟柔一身黑色的吊带长裙,露出像藕一样雪白的手,踩着一双白色的帆布鞋,佟柔虽然是新疆女孩,但长相很洋气,灵动,五官精致又带着三分异域风情,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这一身简单的搭配倒是配不上她了。

    佟柔上了车,问道:“我们去哪里啊?”

    “截人。”

    佟柔系好安全带:“截人?”

    “我联系过王石安了,因为之前有他对这次换角色没有多大意见,因为这次的女主角他也非常不满意,只是因为投资商非要这名女演员,他也无可奈何。”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去见投资商?”

    “是的。”

    “你约投资人了?”

    “没有,压根就不理我。”姜若烟笑着,“所以上门截他去。”

    佟柔有些担心:“这样会不会太冒昧了。”

    “你放心我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