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极品妖皇 > 第二十一章 丹修VS魔修
    走在街上,墨炘依旧是有些心有余悸。

    跟段彤这种不知在商行摸爬滚打多少年的商业老手打交道,简直就是人间酷刑。

    不管如何,你总有一种被吃的死死的的感觉,仿佛整个人都被看透了一样,实在是太难受了。

    “以后还是离她越远越好。”

    墨炘拍拍胸脯,不禁暗叹。

    正感叹间,墨炘的脚步却是猛地一顿,顺着前方望去,却见不远处的街上,两人却是正在缠斗着。

    不,与其说是缠斗,倒不如说是单方面的碾压。

    却见那先前在岭南商行已然见过的魔刹此刻却是神色冷然,一双眼中迸发出滚滚的魔气,魔意吞吐间,猛然一掌印在了对方胸口,当即便将那人打的倒飞而出,一口鲜血猛然吐在地上。

    到了此时,墨炘也才是看清楚了那另一人的面孔,不由得哑然失笑。

    却也不是什么生人,正是那岭南商行拍卖会的老熟人,李任。

    此刻的李任趴在地上,眼中果然没有了那在拍卖会上的狂傲之意,有的却也只是死狗般的凄惨。

    若是在拍卖会上,他确实有资格去蔑视魔刹,毕竟,因为其养器殿的殷实资源,他也确实有这个能力。

    但是在这拍卖会之外,三个李任却也不见得是魔刹的对手。

    专攻炼器之道的炼器师,想要以武力去慑服除剑修之外攻伐最强的魔修,不是痴人说梦又是什么?

    而这李任,先前对魔刹如此欺辱,如今在这里被打成这样,却也是他过于自大的下场。

    而墨炘却也是不愿插手此事,微微摇头,正欲离开,然而正当此时,一声轻笑却是传入他的耳中。

    “哈哈哈!区区魔道修者,竟然也敢如此狂妄,倒是当我正道无人了吗!”

    循声望去,却见一位金袍青年骑在一匹踏云驹上,脸色傲然,在他的身后,同样是一匹踏云驹,一名金袍的少女骑在上面,脸色冷然:“师兄,让他知道知道我们正道的厉害!”

    “哼,果然蛇鼠一窝,不过是满口仁义道德的虚伪之徒罢了!”

    魔刹冷笑。

    一旁,墨炘却也是面容冷峻。

    不知在这些人眼中,自己这个身怀妖力的修者,是不是也可以算是他们口中的妖道?

    说时迟那时快,却见那金袍青年冷笑着从踏云驹上纵身一跃,一道炙热地掌气当即便拍向了魔刹。

    魔刹不敢大意,当即暴吼一声与那金袍男子战在一处,直到这个时候,魔刹受制,那李任却是才有机会从地上爬起来调息。

    “就这点儿本事,也敢与我药风作对!哼哼!”

    药风冷笑着,手上动作却也不停,又是一掌打在魔刹胸口,直打得魔刹后退三步。

    “不可能!区区筑基境二重的丹修,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的战力?”

    “哼,丹药之神奇,岂是你区区魔修可以懂的?”

    药风眼中划过一缕自得之色,却是令墨炘不由得撇了撇嘴,这尼玛不就是磕了药么,居然还这么得意?

    然而,不得不说,丹药的强横之处的确可见一斑,竟然是直接让药风这样的丹修压着魔刹这样的魔修打。

    而在另一边,李任却也是恢复了一些真气,眼中带着浓浓的恨意,口中亦是念念有词。

    而后,却听一声铿锵脆响,一把扇子状的灵器却是猛然从李任身后飞出,呼啸着朝着魔刹而去。

    “二品灵器!”

    墨炘瞳孔一缩,暗叫一声不好。

    如此一把灵器,若是从身后将魔刹打一个严实,那么魔刹就算是再强,恐怕也得含恨陨落在此吧?

    无奈叹了口气,墨炘却是直接伸手往脸上一抹,当即,浓烈的妖力便覆盖在脸上,将墨炘的面容遮掩。

    这妖力,若是普通修士这么见了,还真就分辨不出其与魔气的区别,也只有魔刹这样的魔修,以及妖兽,才能分辨得出其中那细微的区别。

    “趁人之危,也算是正道所为?”

    冷笑一声,墨炘一道真气打出,直接击在那二品灵器上,随后身影再动,却是直接逼近了李任,道道妖力汇聚于掌心,便是直接冲了过去。

    见到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来,李任显然是没有想到,倒是微微有些愣神,再反应过来,却见一名修者亦是掌上汇聚“魔气”向他冲来,当即大惊失色,忙将那二品灵器召回护身。

    “他是谁?

    而且也是魔修……不,这不是魔气,是妖力?”

    一旁,魔刹亦是微微一愣,然而有了墨炘的加入,帮自己打掉了那致命的二品灵器,却是压力大减,又是一声暴吼,魔气迸发,与那药风战在一处。

    丹药虽强,但却毕竟不是自身的实力,等到药效过去,这药风自然不是自己三合之敌。

    更何况,这么逆天的丹药,不可能没有副作用!等到药效过去,副作用出来,就是他药风的死期。

    “魔渊啸!”

    深吸一口气,魔刹却是直接将周身魔气吞入,随后,伴随着魔刹的暴吼,这魔气便如同泄洪一般直接从魔刹口中倾泻而出,带着狂暴的破坏力,向着药风滚滚而去。

    而药风,虽说吞了丹药,实力可以短时间内达到筑基境四重,但是到底还仅仅是筑基境二重的修为,哪里敢硬抗这一式武技?

    魔刹却是猛地抓住了机会,脚下一踏冲向了药风。

    就算是筑基境四重又如何?

    到底不是体修,被近身就是个败字!另一边,李任虽然空有筑基境一重的修为,却是早已经在刚才被魔刹打得重伤,又强行催动二品灵器,虽说尚有一战之力,但已经初显败迹。

    而他亦是清楚的知道,若是被近身,那他就一点儿胜算也没有了,因此,一场二对二的战斗却是直接演化为一次滑稽地追逐战。

    “魔渊啸!”

    蓦然,魔刹眼中寒光一闪,带着狂暴的魔意,却是又是一发武技打出,然而这一次,滚滚的魔啸却是冲向了李任。

    身后有墨炘的追赶,而另一边他也是相信药风可以压着魔刹打,因此李任却是并未注意到魔刹的动作,直接正面吃了一记魔啸,当即倒飞而出,在空中画出一道长长的血线。

    随后身形抽搐了两下,便没了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