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茶修闯仙途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不像师徒,更似父子
    第二天一早,自久违的好梦中醒来,魏如雨一时还有些茫然。

    张口欲唤的“阿母”,在瞧见眼前陌生的环境时戛然而止。

    魏如雨恍恍惚惚一阵,才在阿父阿母已逝的真相中醒来。但,想到昨夜梦回,最后的最后,云雾山间,那株虽然并不高大挺拔,却古老沉稳,历经沧桑的古灵茶树,魏如雨心中若有所悟。

    虽然叶君泽是丹峰峰主的唯一弟子,但因为他们丹峰人口数量极少,平日里除了炼丹房那边,外面走动的杂役弟子也不多。

    大部分时候,他们师徒二人还是习惯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

    譬如,早饭。

    这丹峰上次燃气炊烟的时候,还是叶君泽小时候,正在长个子的小少年,祁南奉担心他只吃辟谷丹会影响身体,万一长不高了,这孩子能拆了他这丹峰。为此,他还特地去膳食堂跟那边的厨修讨教过。

    所以,在叶君泽二十五岁之前,他都一直是吃着祁峰主做的饭菜长大的。也就是后来,他开始下山历练,又懒得自己捣鼓,才简单学了一点儿诸如烤肉啊,烤肉啊,烤肉啊……之类简单便捷的手艺。

    嗯,理所当然的,今天的早饭也一样不是叶君泽做的,而是祁峰主的手艺。

    魏如雨刚一打开房门,触动门上的禁制,叶君泽那边便传了信过来。“阿雨,到前厅来吃早饭。”

    魏如雨住的这个小院子,距离叶君泽的院子不远。而叶君泽当年上山的时候还只是个小小少年,祁南奉自然将他的院子安置在了自己的旁边。

    所以,简单来说,他们三个是比邻而居的。

    虽然因为大家都是修士,为了方便修炼、炼丹、会友等,各自的院子不小,但想要过来也不过是几步路罢了。

    将早饭安置在魏如雨这里,也是师徒二人的一点儿默契。

    魏如雨应了一声,脸上的怅然若失很快消失不见,换上甜甜的笑容。

    “来,小阿雨,尝尝师傅的手艺,这还是你哥哥小时候师傅练出来的,这么多年没动手,也不知道退步了没有……”

    瞧见魏如雨进来,祁南奉热情的朝着小姑娘招招手。

    “师傅尽管放心,您的手艺,怎么可能会退步!”叶君泽这话接的斩钉截铁,脸上上更是藏不住的揶揄。“您还有退步的空间可言?”

    谁不知道他家师傅的手艺,那是以做熟了为标准,以缺盐少糖为前提?这要是再退步,那也只能往糊锅上走了。

    啧,堂堂丹道大师糊锅子,这对他师傅来说还真是有点儿难。

    “臭小子你找打是不是?”祁南奉这会儿捣药锤不在身边,手上却是现成的筷子,扬起来作势要敲叶君泽。

    “哎嘿,师傅,这实话您总不能不让人说不是?阿雨一会儿就吃到嘴里了,还能瞒得住不成?”

    叶君泽“咻”的一下,十分机敏的躲到了隔壁一个空位,防止被他师傅敲到头。

    “祁师傅,哥哥,我来啦~”魏如雨欢快的跑过来。经过昨天的遭遇,她对这师徒二人的耍宝行为已经开始习惯了。

    三人落座,祁峰主开饭,魏如雨跟着端起面前的碧梗米,尝了一口。

    实话说,祁南奉的手艺确实只能算是一般。别说外面那些厨修了,即便是魏如雨这个半道子被迫学习做饭的人,做出来的口感也会比他好许多。

    但魏如雨依旧吃的心满意足。不单单是因为今日这一桌简单的早饭,全都是用的上等灵米灵蔬,更是因为这简单的饭菜里,是满满家的味道。

    不只是魏如雨,对师父的手艺久违了的叶君泽,虽然满嘴的嫌弃,但是也吃的十分欢快。

    尤其是那飞速夹筷的举动,还有眼中满满的愉悦,都是藏不住的开心。

    瞧见两个孩子喜欢,祁南奉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愈深。

    “小阿雨,慢慢吃,不急,等一会儿吃完了,让这臭小子带你到处逛逛。”一边将一盘魏如雨看上去似乎很喜欢的清炒灵蔬直接往魏如雨面前送了过去,祁南奉一边笑眯眯的劳役自家徒弟。

    “小阿雨是茶修中走种植一道的,也算是半个灵植师吧?你哥哥他有个朋友,自己就打理着一片极好的灵植园,一会儿让他带你去看看。瞧上了什么,尽管拿!反正有你哥哥在!”

    啧!

    瞧这豪气的语气,瞧这混不在意的样子。

    不知道的,还以为那灵植园是他老人家自己的呢!

    就因为他老人家炼丹的时候,有事没事爱去那家伙的园子里薅羊毛,那家伙又不敢跟丹峰峰主抗议,只能找他算账。

    这么些年里,他都不知道被那个家伙坑了多少回了!

    叶君泽酸溜溜的瘪瘪嘴,但到底没说什么。

    毕竟,提出想带着魏如雨去那家伙那里瞧瞧,最好能将人暂时托付对方照看一段时间,是叶君泽自己提出来的。

    魏如雨一边欢喜的吃饭,一边抽空看了一眼叶君泽,确定对方是答应的,才笑嘻嘻的点头。“谢谢祁师傅!”

    “喂喂喂,带你去的人是我,到时候买账的人也是我,阿雨你怎么只记得谢师傅?我呢?”叶君泽不服的发出抗议。

    魏如雨笑眯眯的看了看叶君泽。“谢谢哥哥!哥哥最好了!”

    “这还差不多。”叶君泽扬了扬头,接受的十分坦然。

    “哼!”祁南奉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瞧见魏如雨吃好了,就不耐烦的摆摆手。“走走走,赶紧滚蛋!”

    叶君泽也不生气,笑眯眯的领着魏如雨就走。

    老头子毕竟年纪大了,一天天的又喜欢自己闷着,平日里除了他彩衣娱亲一下,谁还会惦记着老头子开不开心,郁不郁闷?

    反正两人一年又一年的,也这么相处下来了。就连宗门里但凡稍微了解一点儿的同辈弟子和长辈们,也都已经习惯了。

    虽然不像平常师徒那样守礼尊敬,但要说感情,叶君泽与祁南奉之间的感情,却也是公认师徒关系里最好的。

    魏如雨恭敬的朝着祁南奉行礼之后,才跟着叶君泽出了门。

    她也很喜欢叶君泽和祁峰主之间的相处氛围。不像师徒,更像是关系极好的父子。

    当年阿父阿母也是这样,总被她弄得哭笑不得,实则最是疼爱她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