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梦里超级凶 > 第0002章 新手大礼包
    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

    陈太罗检视自己修炼的陈家内功心法,并一步步探查自己体内的修为情况,美好生活的第一步,就是把自己的武道修为,提高到先天大圆满之境。

    要说陈太罗此时,虽没有丁点修炼经验,但吞吃了数十个真灵,脑子里存储着无数的记忆资料,见识却是有的。

    只片刻,就洞悉了陈家内功心法的底细,也对自己的修为、身体,了如指掌。

    陈家内功心法不算太差,当然,也没好到那里去,想要籍此修到先天大圆满,却需要漫长的时间,这符合一个中小家族的底蕴状况。

    陈太罗能在二十岁晋入一流境界,走的并不是规规矩矩的修炼之道,而是求助了外力,以狼虎之药为引,牺牲了一定的身体潜能,强行提高晋入一流境界的。

    因为,只有晋入一流境界,才有资格获得最低阶的九品编制,让他远离家族的视线时,依旧能保证稳定的生活来源,以及最重要的安全。

    也只有了具备一流武者的实力,才能拥有足够澎湃的气血,供他进行最后的血炼。

    原主也知道这样对后面的修炼不利,但他坚信,磨开了储物戒,里面的宝贝,能弥补他的一切损失,并让他获得无限光明的未来。

    陈太罗神魂一动,一个九丈方圆的空间,映现在他的心里。

    陈太罗无声笑笑,原主的判断非常正确,储物戒里面丹药不少,足可以弥补他身体的亏欠。

    不过,现在这些,都是我的了。

    陈太罗的神魂摄住一瓶培元丹,就要取出储物戒,忽地感到一阵不安,忙停了下来,收回神魂,查找不妥之处。

    细细翻查了叶承泽的凌乱记忆,才得知戒指里面藏有危急呼救之物,但哪个是呼救之物?呼救之物如何运作?呼救范围有多大之类的信息,却一个也无。

    陈太罗皱了皱眉头,这样一来,戒指的里面物品,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是那个呼救之物,在没有确定是哪个、没理解呼救机制如何运作之前,里面的物品,却是一个也不能让它离开戒指了。

    陈太罗稍微惋惜了一下,就把戒指放在脑后,开始思索使用其他方法增强自己的身体底蕴,弥补根基的损伤。

    记忆中的各种知识和经验,才是陈太罗真正的新手大礼包!

    陈太罗现在只是一个凡俗世界的小武者,身上也没啥钱财,却是只能使用最普通的药材,别说灵药,就是超过百年份的人参都不敢使用。

    不多久,陈太罗就拟定了一个固本培元的方子,药效不算太强,对现在这个身体却也够用,只要连续服用十几天,基本就能把身体的亏欠弥补过来。

    解决了身体的问题,陈太罗开始琢磨修炼功法的问题。

    陈家的内功心法是不能继续修炼了,不能快速修到先天大圆满,就是在浪费生命。

    陈太罗吞吃了数十个真灵,得到的功法不少,武道功法自然也有,细细分析了一遍,挑了个叫乾坤铁掌的功法。

    这门功法内外兼修,直达先天大圆满,且威力极大,威能尽在一双手里,如果再配合一套剑法使用,厮杀争斗时常有奇效。

    陈太罗又找了一门基本剑法,名叫周天剑法,光剑招就三百六十式,号称集凡间所有剑法之长,攻守均衡,世所罕见,最主要的是,通过陈太罗分析,这套剑法与乾坤铁掌功契合度很高,可以同时使用。

    能打能杀,还得能跑,陈太罗又从记忆里扣了门名为飞燕翅的轻身功法出来,据说功法大成,比之炼气二层修士的速度都不差。

    一番计议,费时颇长,

    东方既白,公鸡开始鸣叫,沉静的城市,瞬间就舒醒过来,各种开门声、说话声、泼水声、脚步声等等等等,都开始隐隐约约传来。

    陈太罗扬起头,静静听了片刻,嘴角含着笑意,似听到了许多有趣的事情。

    陈太罗拉开乾坤铁掌功的架势,演练起来,只要熟悉了架势,等固本培元的药材准备好,就可以配合着修炼,相互促进作用,能有所增益。

    辰时正,陈太罗洗漱完毕,扎好头发,穿戴好衣服鞋袜,腰间插了把长剑,走出了院门。

    小米巷有四五十户人家,早起的邻居,看到陈太罗都有些拘谨,放缓了脚步,停在一旁微微躬身致意,微笑招呼。

    “陈大人,这么早出去吃早点呀!”

    陈太罗一时不记得人名,却记得平时态度,微微点点头,大步走了出去,邻居笑笑,也不甚在意。

    住进小米巷不过一个月,陈太罗深居浅出,一心祭炼自己的储物戒,极少与邻居打交道,相互间不过是点头之交。

    出了小米巷,折转丰年街,就有一家早餐档口,不大的店面,已有数人在进食,陈太罗大步走来过去。

    “老杨,来碗馄饨,两个春卷,两根油条,两块芋头糕。”

    杨老头刚帮客人送了早点,闻言手脚麻利数了混沌,掀起了锅盖,把混沌丢下热气腾腾的大汤锅,嘴里笑着招呼。

    “诶!陈大人,两天没见了,稍坐,马上就好。”

    几个食客也都是附近的街坊,正边吃边聊,闻言都停了下来,站起与陈太罗招呼,陈太罗点点头,选了个桌子坐下。

    杨老头把春卷、油条、芋头糕装碟送上,回头就捞起混沌,撒了点葱花,油瓶一侧,滴了几滴香油,一大勺乳白色的浓汤浇下,一碗香喷喷的混沌就端了上来。

    陈太罗闻着混合着芝麻葱花的清香,满意向杨老头点点头,低头吃了起来。

    杨老头和食客们都知道这个年轻的陈大人寡言少语,也不在意,继续自己的谈话。

    混沌皮滑肉嫩,虾米很香,骨头汤更是入味,陈太罗一口油条,一口混沌,吃得极慢,体味味蕾传递的美好感觉。

    耳朵竖得老高,倾听街头巷尾的说话声,一顿早点下来,陈太罗就大致知道了小米巷几十户人家都姓甚名谁,各家有几口人等。

    一顿丰盛美味的早点,才花了五个铜钱,让身怀数百个金圆的陈太罗觉得自己并不是很穷。

    付了钱,陈太罗循着记忆,找到丰年街最大的药铺德善行,点了十八种药材,各买了二两,瘦掌柜算盘一拨,锥子一样的脸庞堆满了笑容。

    “贵客,承惠三十二金六银九铜又三个铜钱,零头~~~就抹去不计。”

    陈太罗暗暗咧咧嘴,掏出钱袋,数了三十三个金圆,放在柜台,瘦掌柜麻利找回三个银圆及一个铜圆,小眼珠依旧有些发光。

    “下次再[笔趣阁 www.xbqg5200.xyz]来,贵客下次再来。”

    一次卖出如此多药材,瘦掌柜实在忍不住招揽了一下生意,虽然这样的招揽有些不合时宜。

    陈太罗点点头,提起大包药材走了出去。

    这样用钱法,口袋里的钱可用不了多久,得想法找些钱财回来。

    这地界,便宜的也真便宜,如一般的吃穿用度,费用极少。

    可但凡有些许技术要求的,如医药、金属、纸张等,价格一下子就高得离谱。

    手里这三十服药剂的药金,却已需要普通人几年的收入才能买得起,练武确实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支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