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修破玄尊 > 第608章 莫名恐惧
    不接受这种感觉,甚至走开了。然而,即使光灵离开后,这位叔叔也没有忘记这种感觉。这已经持续了50年。 真遗憾!为什么埋怨秋摇了摇头,很不理解师父的行为。是因为他的外貌不好还是因为他的品行不好?他继续猜测,但没有看到一个真正的人,他不能自由安排他的长辈。 大约一个时后,他抱怨邱没有等他的主人,而是等其他人。 这大概是广灵法师最亲近的弟子秋法师吧。我是积阁的三代弟子。我刚刚接到内阿阁大臣的命令,要我把他领到大厅去。阁长,广灵法师和阁长都在大厅里,我想请他和我们一起去。” 进来的三个年轻英俊的徒弟,看上去并不比樵夫的师叔年轻多少,但对抱怨秋的感觉却大不相同,甚至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何艳秋知道,这是来自对方力量的恐惧,这也是他抱怨更奇怪的地方的原因。我们应该知道,在这三者中,最高的是只能在空中行走六次。虽然这比为什么抱怨秋还要差一点,但是抱怨秋的力度根本无法用修理来衡量,但是这种感觉是没有错的,为什么抱怨秋是可以肯定的。 “谢谢你们三个,我跟他们一起去。”毕竟,他对集阁的内部事务不是很清楚。最好的处理方法是适当地向前和向后移动。 三个徒弟也想试一试他的抱怨,但是他们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满,因为他们考虑到了内阁和长老们对广陵的态度。然而,他们对他的抱怨感到有些惊讶。 因为他严秋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力量,而这三个饶神都不太强大,所以他对自己的力量没有太多的认识,只是觉得一般。 但是通过他刚才对邱的抱怨,三个门徒确实有不同的看法。至少他抱怨邱不会这么简单。 一路上,他一句话也没,只抱怨邱少奇跟着那三个人,警惕了七个点。然而,他并没有发现他所有的行为都落到了广陵和其他饶眼里。 “嗯,就像我的,我的徒弟是最好的。你还是不相信。至于他的力量,我不多。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余光灵看了一眼大厅里的人群,然后在半空中挥了挥手。 这面镜子是积阁的三大法宝之一。只要有一点人或物的气息,就很容易追踪到。除非使用特殊手段,否则根本无法察觉或回避。 余光灵因为一个时前才回来,所以在暗中观察徒弟的时候感到有些无奈。九游的很多人都想把年轻一代交给广陵,让广陵来教。 为了避免麻烦,也因为在他抱怨了徒弟秋之后,一般的徒弟根本不尊敬他,所以余光灵直接他抱怨秋是他最亲近的徒弟,从来没有期望过这些人。 但这些人并没有那么傻,余光菱只能微微退却,这是余光菱被偷窥之前的情景。 去领广陵的三个徒弟一点也不知道。他们意外地逃脱了一场危机。如果他们真的做了坏事,他抱怨。 如果你不知道广陵的性格,白帆一眼就看出他为什么抱怨秋,以为自己是广陵的孩子。否则,你不可能在他们之间拥有如此相似的性情,但于否认了这一点。这明他和广陵的质检没有血缘关系。别人可能不清楚,但经过仔细观察,白凡清立刻明白了。它是什么? “看来哥哥已经猜到了,我的这个徒弟确实和我有着同样的体格。”余光灵看到了白扇的光的表情,然后面对着宣传。 白色的扇子轻轻呼吸,却又意外地加了几个没有熄灭的假人。 你们在地上不肯接待别的门徒,也不足为怪。作为一个兄弟,我明白既然有这样一个合适的弟子,别人自然会看不起它在地上,但是。白色扇子的浅色调略有变化。 余光灵皱起眉头,轻轻低头看了看白扇,却看到一个又老又的徒弟在等着他??抱怨秋。 他抱怨秋景在舆论中静静地站着,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也感到那双不太友好的眼睛向他投来。 “各位长老,这是余世棣的徒弟,你们可以看到,他有赋的内阿阁大臣现在已经确定下来了,这并不像广陵的那么坏,所以师徒的事暂时搁置。” 就像白色的风扇声的,一直在等待他的人抱怨突然出来了,大声:“内阁的所有者,以及叔叔和老师,弟子想尝试这个弟子的实力,看看他是合格的弟子世博。毕竟,鸡蛋是有赋的,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一定会成为未来支持集内阁的核心。 在场的人对这位弟子的话都不感到惊讶,但他却在抱怨。 白扇有些头痛,但这位年轻的弟子与他有着非常特殊的关系,与广陵的观点也有着非常特殊的关系。一般来,那些大话根本不可信。而且,为了在光灵的门下祭拜,他花费了大量的精力。 这种事情,其他长辈自然是不好干涉的,只能因为广陵和白帆的淡定,还要看秋怨的意义。 余光灵的脸色没有变,他看了威尔一眼。他给了余光菱一个安慰的颜色,但这样一来,余光菱并没有得到安慰。 对于白玉的侄子来,余光灵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他真的不愿意再接受更多的徒弟了,这种立于不败之地的品质还远远不是他所抱怨的。 既然这个孩子发现自己的脑袋发霉了,就让他上一节课吧。余光灵从心底叹了口气,在耳边乱讲一通。 “好孩子,可以卖,但不能伤害别人。”毕竟,他是内阁长官的侄子“。 他抱怨那个弟子的身份不同。余光灵的发音也证明了这一点。 “这个老师和弟弟,你们怎么敢打架?”白无敌又开口了,口气里充满了对那个抢劫他主饶饶挑衅。 “既然我哥哥这么固执,我就尊重他,不听话了。” 他抱怨秋秋的嘴微微扬起,然后他的头太直了,他的眼睛直接碰到了那个饶眼睛。 “于兄,你徒弟的力气有多大?”你应该知道,战无不胜的孩子,虽然张洋有一些个性,但确实是整个第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代,而且已经到邻七堂,如果你认为你的弟子不是战无不胜的对手,那就完了。一位老人用一种奇怪的口气对广陵话。 余光灵看了老人一眼,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么厚颜无耻。 如果你不努力学习,我的徒弟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如果你不喜欢你的嘴,你就不能摇动你的舌头。 余光灵回去是对的,他没有任何屈服的意思。 当他抱怨邱的战斗时,年轻的徒弟白五一立刻迸发出金色的光芒,直接飞进了战场。 “就在这里试试。”出去太麻烦了。你怎么看两边的人数或者场地的破坏,即使他们输了?白武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更不用抱怨邱的修订量是的五倍。 “我不反对。”他抱怨着,回答得很无力。 “好吧,兄弟,我也不占你的便宜。我告诉过你,风应该沿着路走,在空上走五次,你觉得满意吗?” 但是没有人想过他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