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我眼里只有金子 > 第496章 煎熬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春日美好,春夜更动人。

    但是对于冷天烈来说,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是煎熬。

    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

    自从广毓惊马的那一刻起,他整个人就绷紧了。

    翻遍了整个金陵城,硬是连袁琴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这一点让他十分的懊恼的。

    他被捧为神探,还没有他查不出的案子。

    就连去年两百衙差惨死,世人都以为是妖邪降世。他还不是查出了齐王是真凶。虽然不能将真相公布于世,也不能拿凶,但是齐国赔了丰厚的抚恤金,也算是对的住那些枉死的衙差了。

    可是这一次,被谋害是梁王世子不说,这个凶徒还是个弱女子。他还亲自接了人家,还派人一直盯着的,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

    又一个黑夜来临。

    冷天烈圆睁着双眼盯着坐在西城门口死死的盯着城门。

    这几日唯一出城的就是齐王和长公主的人马了。

    又是仪仗又是卫队的。

    联想到齐王和袁琴在牡丹楼密谈过。那个店家也说过袁琴走的时候说了,她去临淄了,齐王让她去临淄了。

    会不会是齐王使了什么障眼法,名义上让他去捉拿袁琴,私下里已经差人将袁琴带走了。

    思来想去的,也只有齐王有这个能耐了。

    不是说齐王都潜入梁王宫了嘛,那带着袁琴逃出他的搜捕也不是难事。

    若是袁琴被齐欢带走了,他就把金陵城都翻过来也无济于事了。

    这事,他还需要找梁王说明了。

    再说了,齐欢给梁王写了什么,从始至终他都不知道的。

    广毓好了之后,不管是广震和梁王妃苏媛都是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虽然广毓已经和金翎说清楚了,但是作为父母还是知道的儿子心里绝对不好过的。

    越是心疼儿子,他们就越想捉到那个谋害他们儿子的凶手了。

    对于冷天烈一直没有拿到袁琴,广震和苏媛都是很恼火。

    冷天烈深夜入宫,将自己以为是齐王带走袁琴的想法说了。

    “不可能!”广震一口否定,“若是齐王知道,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拿到袁琴,他一定后悔当时就没有杀了她。”

    “袁琴到底是什么人?”作为一个老捕快的直觉,广震这一句话足以让冷天烈觉得袁琴绝对不是吏部资料上的那样。是一个自幼长在应天城里的大家闺秀。

    广震看了一眼冷天烈:“现在告诉你也无妨了,之前都是猜测,如今找不到袁琴,就足以证明我们的猜测都是真的。袁琴就是之前司马昱的皇后,大司马龙威的独女龙金凤。陛下入宫的时候,她死里逃生。鬼医薛岑又给她换了脸变成了袁琴。”

    “换脸?”冷天烈神情一震,“难怪了!不过还好!自从那夜,整个金陵城都封锁了,只入不出的。她一定还在城中。别说她换脸了,就是换皮,我也能把她揪出来!还请王爷允许户部一同加入搜捕行动。按照登记在册人口一个一个的排查!不放过任何一个人。”

    “可以!”广震点了点,“你只管拿人,需要什么直接找福温或者本王都可以。此外,本王出两万人亲兵随你调遣。只一条务必拿到袁琴!死活都可以!”

    已经完成了二次换脸的龙金凤躺在小客栈的地下室里还没有醒。

    鬼医薛岑坐在硬邦邦的小椅子上喝着药酒,嚼着花生米。

    一个身量中等的男人满脸焦灼的望着昏迷不醒,满脸缠着纱布的袁琴。

    “都三天了......”男人忍不住道,“再不醒是不是就没希望了?”

    “鬼知道!”鬼医薛岑没好气的嘀咕道,“事前老子就说过了,凶险万分的。她非说自己命大!”

    “外头到处都在排查!”男人不安道,“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查到这里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不然想走就麻烦了!”

    “那你背着她!”鬼医薛岑没好气道,“她还有脉搏,只是没醒,不是死了!”

    “前辈!”男人叹了口气,“我劝您还是放弃吧。如今连鲁王都被软禁了。就算您给她换了个天仙的脸又有什么用呢!”

    “鲁子英怎么就安排你跟着龙金凤了?”鬼医薛岑狠狠的看了男人一眼,“她可是鲁子英另一张王牌。你可别小看了仇恨的力量!她既然能承受的了剥皮削骨的痛苦,就没有成不了的事。这一次不是差一点就成功了吗!”

    男人沉沉的吐了口气:“她这一次根本就不算成功,要是换做我,已经接近齐王了,为何就不投毒!齐王死了一了百了!”

    “你以为我们没准备吗!”鬼医没好气道,“地方是齐王指定的,见齐王之前,她又被人安排沐浴更衣。连头发丝,指甲都给洗的干干净净的。”

    “如今他们有了防范,我们再下手就更难了!”男人又粗粗叹了口气,“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的,去皇宫直接给那个忘恩负义的小儿投毒!”

    “你进的去?”鬼医瞥了一眼男人,“进不去就别说这样的大话!”

    “别的不说,眼下我们怎么办!”男人又是一摊手,“若是真被找到了,难不成真成了瓮中鳖了?”

    “不会的!”鬼医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这地下室只有掌柜的一个人知道,他不说,没人能查的到。”

    “那么就一直这里藏着?”男人抬头看了看头顶巴掌大的小孔。他们此刻就像是洞里的老鼠一样。

    “你可以出去啊!”鬼医无所谓道,“老子又没拦着你!”

    鬼医说着附身握住了龙金凤的手腕:“你要是再不醒,这张脸可就达不到理想的效果了,到时候笑起来可就不那么自然了。”

    这时一时耷拉在小木床沿上的手微微动了动。

    细微的动作没有逃过鬼医的眼睛。

    “奶奶的!”鬼医不要笑道,“老子成功了!等老子去了那边就告诉我那个该死的师父,老子完成了二次换脸了!我看他还说什么!等着吧!老子的这第二张脸绝对让世人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