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权宦天下 > 第378章 诡异
    这一个晚上,姜弼回到自己的府邸之后,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入睡眠,他的脑袋里面翻来覆去的全部都是齐君跟他说的那些话,而那些话则是让他左思右想都无法想得明白的。

      翌日一早,估摸着时候也都差不多了,姜弼便火急火燎的跑到了傅月初的府上,只是让姜弼意外的是,府中的下人们竟然告诉姜弼说,傅月初到了这会儿都还没有起身。

      见此,姜弼原本是打算立马让人去将傅月初给叫醒了的,不过想到人家这毕竟新婚燕尔的,早上起不了床,那毕竟也是一个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也就将这个念头给打消了。

      想当初他成亲的时候,不也是这副德行的嘛,一整天都看不到他的人,一天到晚的都窝在房间里面,同自己的夫人享受快乐时光,这也算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了嘛。

      姜弼整整等了一个时辰才算是见到了傅月初。

      傅月初才看到姜弼,就被他用一种极其的暧昧的眼神盯着看着,这样的感觉让傅月初的心中很是不爽,可他不爽又能怎么办?总不能将人给赶走了不是?

      “你小子……看看,外头的日头都要给晒到屁股了,你小子也能够睡得着,某当真是羡慕你小子啊,年纪轻轻的就封了侯了,位高权重,还迎娶了公主,瞧瞧你小子这日子过的,当真是让人羡慕啊。”

      听着姜弼这酸溜溜的话,傅月初不由的哭笑不得了起来,“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嘛,只羡鸳鸯不羡仙,在下也只是顺势而为罢了,算不得什么,同武胜君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傅月初这样的话,倒是让姜弼的心情好了那么一点,淡淡的瞥了傅月初一眼,随即笑道:“行了,这会儿时候也都已经差不多了,君上让某带你入宫,你小子现在就随某前去吧。”

      听着姜弼这话,傅月初也没有说什么,当即便跟着姜弼一同离开了府邸,只是离开之前跟下人们吩咐了一下,等到琳蓉她们起了之后,就告诉她们,他有事儿离开了,到了晚上的时候自然会回来的。

      上了姜弼的马车,姜弼就不断的问傅月初到底是为什么要跑到齐国来的,傅月初看着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笑道:“不管有什么事儿,一会儿就明白了,这会儿就暂时先给保持一点神秘感吧。”

      傅月初都已经这么说了,姜弼还能够说什么?到了宫门口之后,马车根本就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见此傅月初的心中不由的有些纳闷不已,不过他也没有管太多的,毕竟少一个人得知他出现在了齐宫之中的事情,那就少一份麻烦的嘛。

      这宫中可不比外面,若是在外面的话,那自然是无所谓的,可这宫中,到处都是列国的眼线,若是让他人给看到了自己,到时候还不定会有多少的麻烦事儿呢,稍有不慎,很可能会酿成大祸的好吧。

      马车一直到了齐君的书房门口才停了下来,原本傅月初是打算先下车的,却被姜弼给拦住了。

      姜弼从车中出来之后,看了看四周全部都是负责警戒的将士,根本就没有一个旁人,才让傅月初从车中走了出来,然后带着傅月初便进入到了齐君的书房之中。

      这会儿傅月初就感觉今日齐宫之中的氛围似乎是有些不一样了,总感觉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至于为何会有今日这样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进入到了书房之中,傅月初越发的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了,这偌大的书房之中,只有齐君一个人正在奋笔疾书,身边伺候的宫人一个不见,也看不到那些同齐君商议国家大事的朝臣,这一切似乎都透露着一丝诡异的感觉。

      “君上,臣已经将安陵君傅月初给带来了。”

      “外臣见过齐君,齐君万年。”

      听到两人的话,齐君的手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对此傅月初也并不急躁,反正也没有什么大事儿,今日索性就花一天的时间再这里等着好了,只要齐君能够同意了他的那个想法,今日就是让他站一天,那都是无所谓的。

      傅月初的心中都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了,只是让傅月初不曾想到的是,齐君突然间开口道:“坐吧!”

      只是说了这么两个字之后,就再没有下文了,至于说抬头什么的,那更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对此傅月初也只能苦笑不已,却也没有再开口打扰了齐君,身为一国之君,还是有不少的公文需要批阅的,尤其像齐君这样勤勉的君王,那更是劳累了。

      等了差不多有一炷香的功夫罢了,齐君才算是停下了手上的事情,将笔放了下来,而后抬头笑道:“寡人方才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让安陵君久等了,这是寡人的不是。”

      “不敢不敢,齐君所忧,皆为天下大事,月初不过一毛头小子罢了,怎敢扰了齐君?”

      齐君这会儿也不想再说什么了,淡淡的看了看傅月初,随即笑道:“安陵君昨日不是说有要事同寡人商议的?难道今日忘了不成?寡人可还记着安陵君昨日所说的话呢,今日特意屏退了左右,为的就是保证不让安陵君前来的消息给泄露出去了,这会儿安陵君是不是 应该说明一下了?”

      见齐君如此直言不讳的说出了今日的情况,傅月初的嘴角微微泛起了一丝笑意,随即道:“这次在下前来,可以说是给齐国送来了一个契机的,不知道齐君是否想要开疆拓土呢?若是在下没有记错的话,齐国的东面是一片汪洋,根本就没有机会,而南边又是楚国这个强大的邻居,至于北边,又是燕国。”

      听着傅月初这话,齐君的眼中泛起了一丝杀意,傅月初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的,只是他不明白齐君这杀意到底是对着谁的。

      “安陵君此言何意?跟寡人说明白一点,你知道的,寡人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的。”

      面对这样的一个君王,傅月初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的决定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了,说实话,他自己的心中此刻都已经有些忐忑不安了起来。

      若是这齐宫之中跟平日里一模一样的话,那他自然是不会惧怕其他的事情的,可问题的关键是,今日的齐宫中的氛围太不一样的,他现在严重怀疑自己这次入宫的事情,恐怕除了齐君同姜弼知晓之外,估计都不会让其他人知道了,至于他府上的那些人……

      想到这些后果,傅月初的脖子后面都生出了一丝寒气,可他现在也不好退缩了,若是现在将一切都给说的明明白白的话,兴许还可能保得住自己的性命的,如若不然,恐怕他们这一家子都别想离开齐国了。

      齐君那也是一个杀伐果决的人的好吧,如若不然,又如何能够掌控得了齐国的权柄的呢?

      “启禀齐君咱们齐魏两国的周边,都是些小国,诸如什么陈、蔡、曹、扈之类的小国,当今天下,这些小国夹在我们齐魏之间,他们的存在除了浪费资源之外,并没有别的什么作用,而且还阻止了我齐魏的扩张……”

      “哦?安陵君这是打算要将这些小国给吞并了不成?你好大的胆子啊,当今天下,无一国有灭国之力,也无一国敢有灭国之心,今日安陵君此言,可是会给魏国带来灭顶之灾的,念在我齐魏两国之间的关系的份儿上,方才你所说的这些话,寡人可以当做没有听到,拿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傅月初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齐君给打断了,然后直接给下达了逐客令,这让傅月初整个人都给懵逼了,原本他还想着,若是齐君不同意的话,那他就来劝一下好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大事儿的,顶多就是磨破了嘴皮子罢了,想来齐君应该是顶不住这样的压力的不是?

      只是让傅月初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话才刚刚说了不到一半呢,齐君就出言制止了,如此这般,他也只能停下来了,难道他还能一个劲的将自己的那些想法都给说出来了不成?

      “如此……外臣多谢齐君宽宏大度,告辞。”

      丢下这句话之后,傅月初便从齐君的书房之中走了出来,而姜弼也跟着就走了出来,并没有留在书房中陪着齐君。

      上了马车之后,姜弼的眼中到了这会儿都还满是震惊,他还以为傅月初此次前来,为的只不过是要同齐国一起出兵楚国的呢,如果是为了这个事儿的话,那他自然是可以出言相助的。

      可他没有想到,傅月初的野心竟然会这么大,并没有将目光放在楚国的身上,而是给放在了周边的那些个小国的身上。

      以齐魏的实力,想要吞并了那些小国的话,那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吞并了之后呢?到时候若是一个处理不好的话,那可是很可能会给两国带来一大堆的麻烦的好吧。

      想想这些,姜弼的心中就满是震惊了,这事儿,那本就是不可为的,而傅月初现在还跑到他们齐国来,这怕不是要给他们齐国带来一大堆的麻烦的吧?

      说实话,这会儿傅月初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的,原本他还觉得吧,齐君就算是再不管怎么说,那也会听完了他所说的那些话的才是嘛,可人家只是听了一半就不听了,而且还将他给赶了出来,态度都已经如此的明显了,他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这次的事情,那当真是败的一塌糊涂的了,而他却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败了……

      如果可以的话,傅月初这会儿当真是想要回去好好的问一下齐君,问问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的,身为一个君王,难道他就不想要开疆扩土的吗?难道就忍心让齐国如此庞大的国力就这样搁置着?但是不行啊,他这会儿要是再入宫的话,那必然是要惹恼了齐君的,到时候反倒不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