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俺的头上也有光 > 第一百零二章 为父rich!孩儿也rich!
    父子相聚总是温馨的,哪怕刘奈顺手收下了树神蛊。刘不思指了指远处跟黑袍修士对战的两个金丹內侍,“你们跟他们是一伙儿的?”

    “不是,我们是出来找人的,不过现在看来,找错了方向。”

    刘不思微微一想就明白了他们的意思,毕竟刚刚那个梁子提到过的人物中,也就一个孩童和一个少女了,不禁有些玩味的看着自己小子,“你这是……玩出人命了?”

    “你好像还挺期待的样子!”刘奈一瞧自己老爹那双眼放光的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嗯,前世在伦理剧里经常见到。不过一般都是大妈们充当这个角色,如果你不能令他们满意,下一步就该给你相亲了。

    相亲的话,刘奈倒是不拒绝,万一碰到个心满意足的那就是纯爱甜宠剧,万一碰到个趾高气昂的那就可以走‘一怒回家继承千亿财产’的套路,万一碰到个丑……嘶,思想溜号了,“先不管那个假皇帝的问题,说说你是怎么来这的吧,你们扼道山也想参与这场战斗?”

    关于这点万玉容也很好奇,除了在天罗国时见过扼道山的外围弟子,之后完全没有相关的消息啊。怎么在大梁国灭亡的时候掺合了进来?

    “有一句话你们说错了,不是说我们扼道山想参与进来,而是已经不得不参与进来了。”刘不思摇摇头,看起来有那么点无奈,可眼中那股子跃跃欲试却让两人看得颇为无语。

    “刘老爷这是准备大展身手了?”

    刘不思阴险的诡笑,“嘿嘿嘿,不错,这正是我在扼道山站稳脚跟的关键一战!”

    “噫~~~拜托你正常一点!”

    刘不思撇嘴继续说道:“这修行一道,从古至今都要将资源放在第一位,你所拥有的资源越多,培养出来的人才也就越多,如此简单的道理而已。以前也就罢了,扼道山虽然没有琉璃仙宗那么强,但其实也没差多少,可若是让琉璃仙宗将南方大陆给统一了,那如此巨大的资源倾斜势必会导致未来扼道山的全面溃败。所以,扼道山也被逼的不得不出来做过一场。”

    刘奈闻言也兴奋了,不过是那种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兴奋,“听你这意思,两方是决定好了战场,然后约架?”

    刘不思抿嘴,望向自己儿子的眼神那叫一个看不上,“还是天下案首呢,说话咋就约架约架的,你当是小流氓打架?”

    万玉容轻笑接道:“如此说来,是双方有了默契?”

    “不错,天罗国的变故始于莫名其妙的环境变化,那时候扼道山方面并没有太在意,但天罗的迅速亡国却让扼道山警醒。只是那时候无常国已经开始在琉璃仙宗的帮助下横推了,所以扼道山方面失去了插手的良机。索性一切并不晚,若是琉璃仙宗的野心不变,那他们势必继续让无常国征战。”

    “所以……是南慈国?为什么会挑这么个地方,扼道山应该还有很多的选择吧!”万玉容有些不解,他理解扼道山想要限制琉璃仙宗的决心,但是南慈国并不是个好选择,因为普渡禅院虽是佛宗但毕竟是正派,就算不强人家也在南慈国发展了那么多年,这就相当于是在半个琉璃仙宗地盘上打架啊,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蠢?

    刘不思明白万玉容的意思,笑道:“呵呵,说起来这还是个秘密呢,除了扼道山的长老们,也就是我这个总指挥才知道的情报。普渡禅院的主持,是只鬼!”

    嘶!刘奈和万玉容对视一眼,有点哭笑不得。

    “这消息太劲爆了,下次麻烦说出来的时候照顾一下我们的感受。”

    刘不思得意的摊了摊手,咱也想低调,但实力他不允许啊!

    “这普渡禅院的主持了缘法师原本就是个资质不错的小和尚,但从小跟在上一代主持身边没有经过什么磨难。有一次下山化缘,缘没化到却学会了喝酒吃肉,甚至于流连花街柳巷。”

    刘奈闻言有些好笑,脑海中闪过小和尚没化到缘却路过烤鸭店的画面,噫,好惨!

    刘不思接着道:“谁知道小和尚倒霉碰到了一个专门采补的魔教女弟子,被掏空了法力与血肉徒留一缕残魂。幸好他师傅上一代主持及时发现,这才杀了魔教妖女将其救了回来。”

    “爹啊,你现在也是邪派中人了,别开口闭口魔教妖女啥的,听起来有点违和。”

    刘不思没搭理自己儿子,继续道:“那主持好心想要温养小和尚的灵魂,然后再让其转世投胎。谁知道这小和尚却在这期间暗中学了从魔教妖女那缴获过来的鬼修功法,最后趁主持不备弑师灭门!”

    “够狠!”万玉容眉头紧锁,他心里想的是,若普渡禅院变成了邪派,那南慈国的朝廷怕也不好进了,这很可能会影响到他收取亡国气运的计划。

    刘不思又道:“如今的小和尚已经是鬼修了缘法师,而普渡禅院也早已变成了魔窟。不过那了缘禅师比较狡猾,对外他们仍然伪装成佛宗正派的样子。之前在无常国攻打大梁国的时候,这了缘禅师就知道南慈国也难逃噩运,所以主动找上扼道山寻求庇护。”

    “于是扼道山方面就打算将计就计,明面上跟琉璃仙宗约架,可暗地里却早已经布置好了陷阱!”刘奈恍然的点点头,他就说嘛,扼道山的风格哪是正八经打架的。

    “别动不动约架,这么粗俗,应该说是相约斗法!”

    “还不都一样!”刘奈说着推了一把万玉容,“喏,这家伙你给安排一下吧,既然南慈国现在都暗中变成了魔宗地盘,那你让了缘法师给他安排个一官半职的可好?最好是那种能够领兵打仗。”

    万玉容愣了一下,对哦,还能这么干,这不能正八经的成为官员,但咱可以走后门啊!

    刘不思倒是无所谓,“这简单,为父现在是扼道山方面的总指挥,安排个非金丹修士当凡人官员,简直太简单了。”

    “对了,你咋就当上总指挥了?”提起这个刘奈非常担心,这不是琉璃仙宗,扼道山这种门派的总指挥可不好当。

    刘不思笑道:“为父现在距离金丹还有一小段差距,当然不可能让那些金丹甚至仙位高手心服口服。但是为父抱得大腿很给力,先不说乌云候已经在金丹阶层稳居第一,光是乌云候的师傅鬼灵尊者在扼道山的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原本我们这一脉的实力在扼道山就强,再加上上一次乌云候带回了一颗琉璃金丹立下大功,这才有了我指挥作战的机会。”

    琉璃金丹?刘奈眼前瞬间又晃过了陆宛的样子,摇摇头,“扼道山这么果决的想要与琉璃仙宗做过一场,该不会是对琉璃金丹的研究出了什么成果吧!”

    刘不思终于换成了赞赏的目光看自己的儿子,刘奈还以为自己猜对了,却听刘不思又道:“为父看见过那个陆宛,不错,很漂亮,气质也很不错,皮肤嫩的跟能够掐出水似的,你小子眼光可以的。”

    (︶︹︺)

    万玉容憋笑,不愧是刘老爷啊!

    “至于对琉璃金丹的研究,不错,扼道山发明了一种毒药,可以识别琉璃金丹的法力,然后沿着法力回溯污染金丹。”刘不思说着掏出两个小瓶子,“这个东西就叫做琉璃之毒,但这玩意儿能力有限,只对那些尚未金丹圆满的修士有效,一旦敌人炼成圆满的禁法或者法宝,那就可以轻松抵御这东西。所以你们也别将希望都寄托在这上面。”

    两人接过对视一眼,刘奈又问:“有配方吗?”现在他和万玉容修炼的都是琉璃金丹,接过对手已经开始研究针对措施了,这还了得?

    刘不思也没有吝啬,直接掏出了十几个玉简,“这里面是琉璃之毒的配方,另外还有我在扼道山得到的一些法术和禁法功诀,另外就是一本蛊经了,这算是我们这一脉的不传之秘。你那门派有点问题,若实在找不到好功法,就学这个吧,只要别轻易露出来坑我老头子就好。”

    这十几个玉简是给刘奈的,在一边的万玉容当然懂事的没有多说,他的道注定与这对父子不同,何况人家父子可帮助他不止一次了,他绝不会有任何觊觎。

    刘奈却是不爽,咋的?炫富是吧!

    “爹啊,我听说魔宝虽然威力更强但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神智,所以是不能够炼成本命法宝的。而琉璃金丹法决是整个南方大陆都公认的第一金丹法决,我这里正好有完整版,你就拿去耍耍吧。哦还有,还有配套的琉璃剑翼禁法法决。嗯,顺便再附送真水界、玄武圣象、星宿锁之白虎篇的禁法修炼方法,本来还有一个墨染法术很实用的,但看您老而无才,我就不给你了!”刘奈明明伸手进入了储物袋,可那贱贱的表情愣是整出了一种从裤裆里掏AK47的既视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