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 > 第两百七十八章 拜见申时行
    林延潮听了刘镇这么说,顿觉得冷冰冰的历史,在自己眼前鲜活了起来。



    这既算是八卦新闻的边角料,也是与自己眼下的科举息息相关的。



    事实上,此前在闽中时,林延潮也打探过此事,汤显祖写《红泉逸草》一书后,名声了得,赴京师前,即成为举人中最有名望的人物。



    万历五年春闱前,张居正为了让自己儿子扬名,让其弟张居谦,携其子张嗣修,亲至汤显祖寓所拜访。



    汤显祖是否有卖二人的帐,就不清楚了,有人说有,也有人说没有。



    不过事实上汤显祖在上一次春闱里落榜。而另一人沈懋学却中了状元。



    正在林延潮在细细思的时候,湖广会馆那传来爆竹之声。



    林延潮目光转向堂外。



    刘镇笑着道:“看见了吗?眼下湖广会馆正是鲜花似锦,烈火烹油之时。”



    林延潮笑了笑,刘镇说得没错,虽是京城郊外,但毕竟是会馆居地,竟是半夜鸣放爆竹,这简直……简直将治安条例不放在眼底嘛。



    刘镇苦笑道:“我只恨自己没中过解元,也没写出如兄台尚书古文注疏这等大作,不入他人之眼,否则早就去张府私谒,以作进身之道了。”



    说着刘镇着看林延潮的神色。



    但见林延潮笑了笑道:“刘兄醉了,早些歇息吧!”



    刘镇一愕,林延潮没有表态。



    对林延潮而言,他从始至终就没打算过投张居正,但不等于自己可以随便表示与张居正划清界限,沽名以示清高。



    再说一个落魄举人有什么好透露自己政治倾向。



    至于张居正一党现在确实是势大,但历史上张居正倒台后,凡事与张居正关系亲密的天下督抚,大臣都被清算,黯然离开官场。



    用句汤显祖后辈孔尚任的话,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现在投效过去,就为了风光个几年?



    自己还是按部就班的,拿出老师林烃的信,以年家子的身份,去申时行门下投帖,与这位将来的会试主考官早早打好关系。



    这才是自己的大腿嘛。



    不过林延潮待与刘镇打听阁臣时,却是吓了一跳,差一点道了一句,马自强是什么鬼?



    刘镇道:‘前礼部尚书,当今阁臣第三人。‘



    林延潮不由露出几分人算不如天算的感觉,在两年前,他本以为大明阁臣排名是,张居正,吕调阳,张四维。



    吕调阳和张四维都主持过会试,那么今科主持会试的,必然会是刚刚补入内阁的申时行。



    但是林延潮这小半年来一直在路途奔波,消息不灵通,却不知眼下内阁阁臣排名不是这样的。



    现在张居正依旧是首辅,不同是次辅吕调阳已请病休,次辅现在由张四维担当,而新补入内阁的,虽有原礼部右侍郎申时行,可在他名前还多了一个人,那就是前礼部尚书马自强。



    大明内阁排名时,按入阁的时间先后而论,如果同时入阁,则论官位,再之后论资历。



    马自强和申时行都是万历六年时入阁的,可马自强入阁时是礼部尚书,申时行是吏部右侍郎。



    虽说入阁后,申时行也领礼部尚书衔,官衔上与马自强平起平坐,但这先后之差决定排位之差。



    差一名,就决定很多事,比如今科会试,如不出意外,就是马自强为会试主考官,而不是申时行。



    林延潮不由长叹,这,这都是穿越前,书读得不够细的锅啊。



    但听刘镇突然话锋一转道:‘不过听闻马阁老入阁后,一直身子不太好。‘



    不早说。林延潮不由腹诽。



    从刘镇的这句话里,林延潮听得少许转机,若马自强因身体不适退出,就是申时行补为主考了,或许现在去拜谒是个上门烧冷灶的机会也说不定啊。



    要是真到申时行定为春闱主试,那时见面就是另一个意思了。



    休息一夜,次日林延潮着手安顿的事。



    会馆掌柜来与林延潮打听,你是准备买房还是租房的事。



    林延潮虽怀揣八百两银票的巨款,但想到北京买房始终底气不足,但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你妹的,怎么这房价如此接地气。



    正阳门外,属于外城,一小四合院,五间房的,只卖三十五两。



    带门市和倒座的也才五十多两。内城里会贵一些,但也差不太多。



    三十几两的房价这丝毫不贵啊,如果明朝有北漂干个两三年活,就能在帝都买房了。



    所以掌柜说来京的读书人多买了房子定居,这是有道理的。



    林延潮再看看自己住的小四合院,正房左右厢房一共三间,南面只砌一座墙,没有倒座,门市,确实有些寒碜。



    不过林延潮却不准备搬家,虽然林延潮对老北京的四合院还是满喜欢的,若是一进京就追求华宅美居,会给人一个不务实的形象,现在还不是时候,以后再买也不迟,这个时代的房价可不会如火箭般乱窜。



    于是林延潮打发陈济川出去采买必须之物,而他却找掌柜问了几个当朝大员大概的居所。



    然后林延潮回屋里将林烃给自己的信,以及从几千里外闽地带来的一些土产携起,出门雇了一辆马车入城了。



    马车从崇武门入了内城,然后一直向西。



    马车车帘外也是渐渐喧闹起来了,林延潮坐在车里闭目养神,对于四九城的热闹,无暇看一眼。



    他知道他一会要去见的人是谁,此人对自己的观点看法,很大将影响了自己十几年以后的命运,所以自己是一点错都不能有。



    林延潮将此人的履历,以及史书上对对方的评价,在心底反复的捋着,越想越是有几分忐忑。



    不过随着马车渐渐走着,林延潮索性将一切放空,将平日喜欢的文随口默背了起来。



    ‘老爷,到地头了。‘帘外车夫言道。



    当下林延潮整了整衣衫下了马车,找了人问路,走到一座宅子前。



    几个门子站在门外,林延潮还未举步。



    门子即冷冰冰地开口道:‘这里是阁老府邸,五品以下官吏谢绝私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