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张居正的决定
    听了张虎的恐吓,林延潮觉得背后策划陷害自己的人,确实蛮卑鄙的。



    害自己殿试上拿不到头甲也就算了,还要让别人以为自己考前放纵,导致殿试失利,因此身败名裂,一辈子都翻不过身来,这是要毁掉自己的仕途啊。



    而张虎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对林延潮道:“林会元,这时你就不要再作其他打算了,也不要怪张相爷和张公子,只怪你才华太高,别人才容不下你。“



    “出去了,也不要想去衙门告官,老老实实吃了这亏,你是得罪不起相爷的。“



    林延潮一笑道:“若是我不愿呢?“



    张虎左右都是笑起。



    张虎冷笑道:“别嘴硬了,我看得出你的这手下,练过些功夫,但怎么也抵不住我们这么多人,到时候打起来不好看,伤着就不好了。“



    张虎使了个眼色,当下两名手下上前。待二人走到三步之内,展进陡然上前一个肩冲,即撞翻一人,待另一人还未反应过来时,从腰间抽出刀鞘,一下捅进另一人肚里。



    那人弯着腰,瘫软在地。



    对方见展进不费吹灰之力就打趴下自己两个手下,都是色变。



    展进拍了拍手道:“几个地痞而已,比当初杀过的倭寇差多了。这些人没见过血,没用!“



    看着展进开启了群嘲技能,林延潮也是蛮无奈,看来自己这个手下就能搞定一切的样子嘛。



    张虎冷笑一声道:“居然不把相爷府看在眼底,咱们一起上。“



    就在张虎说话时,但听得门口一声巨响,大门被撞开。



    站在门边的几名绑匪正要动手,顷刻间被人打翻。



    张虎喝骂道:“哪个不长眼。。“



    他的话只说了半句,随即咽下,两腿不由自主地打起摆子来。



    “飞鱼服!“



    “绣春刀!“



    “这是锦衣卫!“



    张虎的话里都冒着颤音,其他几名绑匪也是腿软,看着十几个冲进来的人,心道妈的,居然真是锦衣卫。



    这时一人走了进来,十几名锦衣卫一并道:“指挥大人。“



    那锦衣卫指挥点了点头,然后对林延潮道:“会元郎,来迟一步,没有受伤吧!“



    林延潮淡淡笑了笑道:“这倒没有。“



    这名锦衣卫指挥道:“在下张简修,多亏会元郎,肯以身作饵,否则我也不能将这些凶徒一网打尽。“



    林延潮道:“哪里,在不打紧,只是这些人胆敢冒相府的名声,在外行事,我岂能让相爷名声受损呢,请张大人将这几人抓回去拷问,幕后究竟是谁败坏相爷的名声。“



    这位张简修就是张居正的第四子,任锦衣卫指挥。



    张简修听出林延潮主动向张居正示好的意思,笑道:“林会元放心,我还没见过在三木之下,哪个活人不会开口的。“



    张虎听了二人一问一答,知自己处境不妙,立即跪下磕头道:“别,别,不要用刑,我招我什么都招。“



    但张简修却道:“没用过大刑的犯人,我是不会听他们说话的。“



    听完这句话这十几人都瘫软在地,屎尿齐出。



    林延潮想起历史上锦衣卫的种种手段,不由为张虎等人深切的默哀。



    张居正府邸。



    此刻大堂上,张居正正听着张简修的禀告,而一旁张居敬,张懋修也在旁听。



    “好大的胆子,是谁在幕后指示的?“张居正问道。



    张简修答道:“经用刑得知,是仓院粮厅云南司一位姓胡的官吏指示的。“



    张居敬一拍桌子道:“仓院粮厅?这不是通州仓吗?兄长,此事乃是仓场那帮人干的。“



    张懋修道:“是啊,上一次我们打击了仓场,是因为林延潮那篇漕弊论之事,故而仓场,漕督那边上百名官吏被查,不少人丢职,让这些仓场的官吏怀恨在心,报复林延潮,顺路还倒打我们一把,让这黑锅由我们来背。“



    张居敬眼珠一转道:“这般贪官污吏只是罢了官,还真便宜他们了,兄长,此事不可姑息,仓场那水一向很深,我们可借助此事大作文章,让几个人见了血,罢了几个官,换上我们的人。“



    张居正点点头,对张居敬的话表示赞成。



    张居正同意之下,这回够仓场那帮人喝一壶了。



    张懋修拍了拍张简修的肩膀,笑着道:“四弟,这一次你做得极好,救出了林会元不说,还给我们找到了重办仓场的口实。“



    张简修笑道:“哪里话,平日还不是爹和三哥你们教导的,不过话说回来,这林延潮也是聪明,换了旁人早就上当了,偏偏他不仅识破了,还派人找到了大哥,递了话,若非如此,也不能一网打尽。“



    “他回到会馆上说了此事,还赞是我的救命之恩呢。“



    “哦?“张居正捏须问道,“这林延潮还与你说了什么?“



    张简修道:“他说他很敬佩爹的才干,辅国八年,若非你主事,大明哪里有今日四海晏清的气象。“



    这话说的,众人都是微微一笑。



    张居敬问道:“那他是否有流露出投奔相爷麾下的意思?“



    张简修道:“这话我也问了,但是林宗海提及此却谨慎的很,没有露一丝口风。“



    “您怎么看此人?“



    张简修皱眉琢磨了下道:“外间都说他的文章直追苏韩,我一介武夫自是看不出他文章多好,但若抛掉文才来看,此人无论说话,办事都很得体,可以算是一个人才。“



    张居敬道:“不错,我看此人将来也是一个人物啊!相爷,眼下来看,这林延潮已是借着这件事,巧妙而不失颜面地向我们表明态度,他心底至少是倾向我们的,至少将来是不会反对兄长你。“



    张懋修问道:“爹,你怎么看,殿试上是否放他一马?“



    张居正听了道:“此子是真聪明,若是我压他,且只能压的一时,怕压不住一世。“



    说到这里,张居正端起茶盅喝了口茶。



    众人都等着张居正最后的决定。



    半饷后张居正才道:“不压他,也不提拔他,若是他在殿试上能写出堪比苏轼的文章,那我又何妨作欧阳修,给他出一头之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