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 > 五百五十一章 侍君之心
    就在林延潮受天子召见时。

    此刻皇极门值庐里,五位日讲官也是难得聚在一处。

    众人正在闲聊,这时一名奴仆模样的人走进了值庐向何洛文道:“老爷,这是二爷给你的家信。”

    何洛文点点头,拿信收下拆开一看后,微微皱眉,立即提笔回信。

    众人都知道何洛文的弟弟乃何洛书,原来是翰林,当然他们也都知道,林延潮在恩荣宴上与何洛书撕逼的事。

    换了一般何洛文就算不给林延潮穿小鞋,对林延潮也必是印象颇恶。

    王家屏将次日进讲的讲章放在一边,向正在写信的何洛文问:“今日林中允第一次进讲,启图兄以为如何?可有不妥之处。”

    王家屏不知何洛文对林延潮态度,这么问也是试试他的口风。

    何洛文听了搁笔,淡淡地道:“尚可而已。”

    众人不知何洛文所指,朱赓进一步问道:“真不会有什么地方冒犯了天子吧?”

    何洛文道:“林中允初次参加日讲,虽谈不上练达,但也没有犯错的地方,最多言辞有些随心吧。”

    听到随心二字,众人更觉得今日进讲时,文华殿内确实发生了什么事。

    一旁朱赓问:“天子传召非同小事,我等身为日讲官多年,但私下入宫奏对,也不过寥寥数次。林中允突被宣召入宫,我等总是担心他不小心冒犯了天子吧。”

    王家屏皱眉道:“我也是有此担心啊,故而才相询启图兄。听闻以往有一名讲官,在给天子讲中庸时,竟说出‘白骨如林’之语,最后因言语不谨,被罢了讲官。我倒是担心林中允初次进讲,言语中不知避讳,惹天子不快。”

    坐在最末席的黄凤翔,乃是几人中除林延潮外晋日讲官最晚的一人。他道:“王前辈不必替林中允担心,侍生所知林中允处事十分持重严谨,料想在进讲时不小心有辱圣听。”

    一旁陈思育也是笑道:“不错,林宗海在我手下任事虽不足半年,但他处事之严谨,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王家屏听了笑着道:“有你们这番话,我就放心了。”

    何洛文听了点点头,然后道:“忠伯真仁厚之人,我等既是翰苑同僚,眼下又一并为天子侍讲,更需和衷共济才是,忠伯一会去打听打听,看看林中允是否有需我们帮助的地方。”

    听何洛文的话,众人都是称是。

    就在王家屏要出门打听消息时,此刻门外突道:“圣旨到!”

    林延潮刚刚从乾清宫回到皇极门值庐。

    眼瞅几名宣旨的太监刚走,林延潮在屋外,就看到几位日讲官们都正在向何洛文道贺的一幕。

    林延潮走进屋里,见一旁桌案上置着御赐的玉带,红袍时,连自己不由眼热羡慕。

    为何羡慕呢?主要是那一条玉带。

    明朝官制,一品官方能佩玉带,可持腰玉。

    当然天子也会格外施恩,赐腰玉给大臣,但这都是二品三品官方特有的殊荣。

    不过作为天子近臣,日讲官品秩虽低,但天子也是经常破格赏赐的,虽官位不好升迁,但在官服上却给与拔高。前朝就有五品讲官赐斗牛服的例子。

    但是赐予腰玉,对于讲官而言那还是属于旷世恩典,没有几人在讲官任上得天子如此赏赐的。

    此刻何洛文,也是不由露出了笑容,甚至有几分惊喜。一旁几位日讲官既是向何洛文恭喜,同时看向玉带也都是满满的羡慕之意。

    而他们见林延潮进来,一旁的黄凤翔快步上前道:“宗海,你来得正好,天子召你觐见,何谕德即受厚赏,此事莫非与你有关?”

    何洛文与众官员都是看向林延潮心想,是啊,莫非林延潮在天子面前说了何洛文的好话。

    哪知林延潮听了装出一脸惊讶的神情问道:“什么?何前辈竟受天子封赏,这在下不知道啊。何前辈,侍生先在这里与你道喜了。”

    众日讲官们都是一愣,王家屏,朱赓都露出怀疑之色,齐声问道:“不可能啊,这真与你无关?”

    林延潮答道:“是啊,在乾清宫时我实不曾在圣上面前提及何前辈半句。”

    这时何洛文上前一步,来到林延潮面前问道:“那林中允在天子面前说了什么?”

    林延潮道:“问得都是今日讲书之事,天子好学,有几处不明白之处,召我相问。我也不过实话实说而已,实不料何前辈受到封赏。想必是今日何前辈进讲,得天子赏识吧!”

    林延潮拒不承认,众人都是将信将疑。

    倒是朱赓,王家屏,陈思育见此,露出了几分玩味的笑意。林延潮也知多半瞒不过这几只老狐狸的。

    这可是天大的人情,但为什么林延潮要推辞呢?

    因为自己在天子面前说了,自己不愿居功,请重赏何洛文。

    眼下出来了,林延潮在别人面前自吹自擂,把这个功劳揽在自己身上。这是什么行为?前后不一,人品堪忧啊!话万一传到小皇帝耳朵里面,功亏一篑,所有努力化为乌有。而且何洛文知道真相,也不会感激林延潮,反而会心怀不满,甚至怨恨自己。

    伴君如伴虎啊!故而申时行平日时常与林延潮讲,时时刻刻要有伴君之心。

    平日林延潮若在翰林院里神经大条一点无所谓,但身处这紫禁城里一点点疏忽,都是不行的。

    听林延潮这么说,朱赓笑着道:“天子圣明,必能自省自鉴,故而这才事后赏赐了启图兄的!”

    几人一并点头道:“正是如此。”

    何洛文露出淡淡的笑容道:“其实何某哪里有半分功劳,只是天子重赏何某,其实不过向太后,内阁,以及我等几位讲臣表个态而已。但林中允也是出了一份力啊!”

    林延潮立即‘谦虚’地道:“何前辈,这……这侍生毫无寸功,实是不敢当啊!”

    几人都是笑着道:“宗海,当得,当得。”

    何洛文点点头,轻笑着道:“宗海实不必谦让。”

    听何洛文这么说,林延潮觉得何洛文他对自己的疏离少了几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