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 > 五百五十二章 动怒
    临近冬季,虽未下雪,但天气已是酷寒。

    今日是京官们三日一次的朝参。

    官员们披星戴月地坐轿,骑马,或者徒步赶往皇城。林延潮也是官员队列中的一员,他对这什么唠叨子早朝,早就是一肚子怨念。

    在翰林院时,官员们都是辰时以前到衙点卯。但朝参时你非要搞个卯时,夏天也就算了,冬天这么冷,又这么黑仍要上朝。林延潮等这样家住得离皇城远一点的官员,一般四更天就要起床。常言道四更贼五更鸡,堂堂京官居然与窃贼,同步作息,何等奇葩。

    林延潮入宫门后,天色还未未明,于是先去朝房里休息了。

    几位阁部都还没到,朝房里唯一到的主官是现在的翰林院掌院学士沈鲤。

    沈鲤乃河南归德人,人称沈归德,在翰苑时是以理学著称的儒官。此外沈鲤还曾是天子在东宫时的讲官,也是很得小皇帝器重的讲官,去年丁忧守制已满,刚刚返回朝廷现在出任侍讲学士,兼掌院事。

    沈鲤这人相貌很有特点,面色清黑,一见之后绝对令人印象深刻。林延潮省亲回朝后,曾往沈鲤门上送了帖子意思一下,并没有亲自上门拜见。按道理来说,沈鲤现在是翰林院老大,名义上的顶头上司,林延潮不该对他这么怠慢。

    但是林延潮老师申时行与沈鲤私交不睦,据林延潮所知沈鲤是一个很清高正直的人,他的经学功底很高,他经常说了一句名言是,治学上要确认是非,是就是是,非就是非,不可似是而非。

    在翰林院公事的时候,沈鲤觉得申时行这人很世故太圆滑,很讨厌。而申时行也讨厌沈鲤,常常私下骂他为‘蓝面贼’。

    因为这二人这样恶劣关系,故而林延潮也不得不主动与沈鲤划清界限。

    “下官林延潮见过光学士。”林延潮初见沈鲤时,心底有点小忐忑,担心他因为申时行的关系,不给自己好脸色看。再说自己回京没有第一时间拜会沈鲤,却是也不太恭敬。

    沈鲤身形不高,但目光却很是锋锐,十足的理学大宗师的气度。

    沈鲤见了林延潮点点头道:“原来是林中允,久闻其名了,你的漕弊论我居乡时看过了,可谓切中时弊,发人深省,乃是金石之言。”

    林延潮听了沈鲤这话,大出乎意料,没料到他对自己竟这么看重。

    “光学士之言,下官不敢当之。”

    沈鲤笑了笑道:“读文章可知风骨,有什么当不得的,我眼光不会有错,宗海乃真孺臣!”

    这评价令林延潮不免‘受之有愧’,但只能受了。

    接着沈鲤又道:“林中允既为日讲官,需时时劝诫天子,让其亲贤臣,远小人。”

    林延潮听了一愣心道,这沈鲤话中有话啊,总感觉这小人,指的是申时行。

    但林延潮只能道:“光学士教诲,下官谨记在心。”

    然后林延潮立即告退,坐在一旁了,与左右同僚闲聊。

    此刻朝房里十分热闹,一名翰林道:“诸位可知道今日朝参上,陛下会宣告一件大事。”

    “何事?”

    此人笑着道:“我听说陛下要册封一名都人为妃。”

    林延潮看了他一眼,心道宫闱里要守住秘密,实不容易啊!越来越多的官员知道了,看来早晚传遍官员的耳底。

    “都人岂可为妃?莫非他怀了龙裔?”几名翰林们都诧异道。

    “哈哈,不可说,不可说。”

    众人顿时恼道:“真扫人兴致。”

    那人见卖足了关子得意地道:“反正今日朝会就知道了,诸位不要与我急。”

    景阳钟响后,百官在午门前列队,御史点名后,凡四品以上官员,及五品以上宫坊官鱼贯进入午门。其余官员要立在午门前,看着城门楼子,非天子宣召不得入内。

    原来林延潮一直是没资格参加早朝,属于蹲门口百官中的一个,但眼下他身为日讲官则可参加常朝。

    身为日讲官,林延潮不与百官同列,而是站在阶前的螭头之下。在唐朝时,史官,起居官在朝参时,也是站在螭头下,被称为螭头官,而史臣入值记事,称为螭头载笔。

    而六名日讲官有直起居,也就是螭头载笔之责,同时还为天子临时起草奏章。

    不久静鞭鸣响,天子升座,百官叩拜后,林延潮站在阶下心道,自自己在乾清宫里进谏天子,已是过了数日,听闻王姓宫女再过不久就要临产。

    一般以宫闱里的惯例,天子会在后宫妃嫔怀上皇嗣的临产数月前进封。

    嫔会升为妃,或者妃升为贵妃。

    王姓宫女虽为都人,但既是有了身孕,也当提前封妃封嫔的,否则母亲就没有名分,相当于未婚生子。现在随便,但这在古代可是十分严重的事。不仅是母亲,连生下的儿子都会抬不起头来。

    天子家若有这种事,传出去就成为了民间的笑柄。

    所以这一次朝参,小皇帝理应宣旨诏告天下,把王姓宫女身份公之于众。

    此刻林延潮不由看了六名日讲官首位的何洛文,想来他也是怀有期待才是。然后林延潮再抬起头看向玉阶上的捧敕官,但出乎意料的是,捧敕官手上居然没有手持圣旨,也就是说今日早朝上天子不准备颁布任何诏令,只是与百官议事。

    见了这一幕,林延潮不由心道,这其中莫非出了什么变数。难道天子不打算宣布了吗?

    朝参完毕后,天子照例会在宫门外赐食。

    林延潮与众翰林们,一并去用饭。

    之前说天子要册封都人为妃的翰林,在饭桌上受到了众人的揶揄。

    那人面色涨红地分辨道:“我岂会乱说话,这其中内情,我又不好与你们分说……好了,好了,算我怕了各位了,算我胡言乱语,根本就没有此事,给诸位赔礼了,好不好。”

    林延潮听了笑了笑,捧着饭碗,用筷子哗啦哗啦地扒起米粥来。但半途却见何洛文突然起身,重重地投筷于地后,拂袖离去。

    何洛文动怒的一幕,在场的人都是看呆了,不明白他发什么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