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 > 七百七十章 念起好来
    这一日京城突降大雪。

    大雪一落,天寒地冻,而宫女太监们反而都是搓着手,笑着看着这场新雪。

    文华殿暖阁外,雪落无声。

    暖阁里因通了地龙,却是温暖如春。

    天子只是穿了件单裳,于暖阁里踱步,而一旁侍奉太监高淮则是给天子念着文书房呈上的奏章。

    现在高淮念的是武清侯李伟,上疏请辞侯爵之位的奏章。

    那日百官叩阙之事后,李太后的名望已是跌至谷底。

    大臣们已没有多少将这位昔日高高在上的慈圣太后放在眼底,眼下正忙着落井下石。

    李太后毕竟是天子生母,言官们多少还留些颜面,但对于武清侯李伟言官们就没多少客气了。

    终明一朝,官员们对外戚从来都是能动手殴之,就绝不在旁BB。

    百官叩阙之事后的第二日,御史台弹劾武清侯的奏章,就如雪片般纷纷而至。

    要说武清侯的把柄,那简直遍地皆是。

    万历五年时武清侯李伟,还只是武清伯。当时他就敢干没,京营军士过冬棉衣,结果造成士兵数十人冻死,京营军中哗变。兵变事情一起,天下侧目,武清伯李伟顿遭官员弹劾。

     但是事情闹得这么大,引起了兵变,太后也只是装模作样地派中使斥责了李伟几句,其余什么具体处罚也没有。反而因此张居正以下的百官都赞李太后,不包庇家人,还得到了贤明之名。

    但这一次不同,张居正已是不在,太后在朝堂上没有依持。

    这一次言官直言武清侯李伟,以及其二子糜烂,其居宅‘李园’规模之广大,简直奢侈无度。

    奏章里写至,李园从产石名地灵璧、太湖、锦川运来的各种怪石以外,另修柳堤二十里,名花千万种,牡丹以千计,芍药以万计,有柳堤花海之誉。

     武清侯之李园,前后重湖,一望漾渺,在都下为名园第一……若以水论,江淮以北,亦当第一也。

    笔者按,李伟所修李园的原址就是后来的清华园。

    天子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就在这天子脚下,天子的眼皮底下,武清侯李伟修建的这个李园,不仅是京师第一,而且还是江北第一,连皇宫的御花园也被比下了。

    这十年来李伟父子究竟贪婪到什么程度?贪墨了多少钱?这才修成了这么奢华无比的园子。

    这一次要不是言官将此事捅出来,天子恐怕是一辈子被蒙在鼓里了。

    潞王大婚用去六百万,而外祖父李伟明目张胆地,在天子脚下修了个如此奢侈的园子。

    而这一切都是谁纵容的?

    “朕恨不得现在就命锦衣卫去抄了他家,看看武清侯这几年到底贪墨了多少银子。”

    天子几乎是咬着牙齿言道。

    高淮急忙劝道:“武清侯毕竟是陛下的亲人,若要抄家还请三思啊。”

    天子冷笑道:“若不是武清侯李伟是朕的外公,你还以为朕会放过他。可眼下还能怎么办?潞王刚拿出四百万两,朕又要抄了武清侯的家?朕实不能再伤了太后的心了,所以只好罢了。”

    高淮劝道:“是啊陛下,太后已是决意荣养了,眼下武清侯必不敢再犯此事,只是武清侯请辞侯爵,陛下如何处置?”

    天子道:“内阁如何票拟?”

    高淮道:“内阁言此乃陛下家事,不敢票拟。”

    天子与张四维他们打交道这么久了,内阁懂得揣摩他的意思,天子也知道阁臣们心底是什么打算。

    以往也不是没有言官弹劾过武清侯,只是这样的奏章,内阁一般都会在票拟上写,此系子虚乌有。

    眼下太后被打倒了,内阁态度就暧昧起来了,与其说将皮球抛到天子,倒不如说张四维的意思是,以往对武清侯宽容不计的那一套,现在不能再用了。天变了,眼下规矩要重新定。

    天子左右权衡了一番,犹豫地道:“武清侯爵位不变,给予夺俸一年告诫。”

     话刚说完,天子就后悔了,这实在不是一个英明的决定。

    武清侯营建如此规模的宅园,那么仅给与夺俸一年的处罚,那等于这边既承认武清侯的过失,那边却又处罚得太轻,百官必会不平,继续上谏。

    但如果加重处罚,那么天子也过意不去,必然会再伤了太后的心。

    而完全不处罚,也不足以告诫武清侯,对上谏官员也不是一个交待。

    这就是左右为难,怎么都不是一个办法,天子不由气闷。

    天子看向高淮,高淮就算有主意,也不敢说,只能跪下叩头道:“陛下你知奴才最是糊涂了,不敢多嘴。”

    天子气道:“真没用?殿外轮值的讲官是何人?”

    高淮道:“回禀陛下,是于慎行与黄凤翔。陛下是否宣他们进来?”

    天子一听即是皱眉道:“于慎行乃耿直君子,听闻此事后,必然谏朕将武清侯夺爵,从重处置,不行,不行。”

    “至于黄凤翔,此人百无一谋,也不得其用,二人都不必宣了。”

    高淮只能称是。

    没人给自己出谋划策,天子只能叹道:“真是没有一人可以为朕解忧,你叫朕如何是好?若是朱赓,林延潮还在就好了。朱赓谋事周全,遇事可列详谋,一一给朕参详,而林延潮能有奇谋,而且每次进言都能切合朕的心意。可惜他们眼下都不在朕的身边,林延潮更是被朕给革职削籍,赶回老家去了。”

    天子感叹了一阵,竟是念起林延潮的好来。

    一旁高淮听在耳里,却不敢说话。

    “此事暂且搁下,再给朕念几封奏章来。”天子吩咐道。

    高淮称是一声,然后又取一奏章念起,这封奏章是御史台弹劾武清侯李伟之子李高及仆,在御街上纵马,撞死路人三名之事。

    “岂有此理,”天子怒而推桌骂道,“这几年武清侯背着朕干了多少坏事。”

    “宣张诚!”天子气极后,忽对高淮吩咐道。

    高淮一愕,当下命人去将张诚找来。

    不久张诚入内拜见道:“臣张诚叩见陛下。”

     天子道:“先起身说话。”

    张诚谢恩后,躬身站在一边。

    “那日你去诏狱给林延潮宣旨,他是如何说得,你给朕说明白了,不可少了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