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三章 大地浊气
    浊地龙完全睁开那双金色的眼眸,淡淡的威压在山洞回荡,陆寒感受到空气好似一沉,其中还有着一些其他的东西。

    陆寒眼中绽放着一道月光,只见整个瞳孔都是化为了银亮之色:“月曈!”

    在这双月曈之下,丝丝缕缕的大地浊气缭绕交缠在一起,瞬间陆寒的瞳孔,猛然紧缩起来,恢复黝黑之色。

    他也是第一次遇见浊地龙,但是这属于探查类的神通是没有错的,毕竟浊地龙凸起诸多晶莹尖刺的头颅,已经是转过来,金色的竖瞳紧盯着陆寒藏身的通道。

     注意到了入侵者的浊地龙吐着分叉的舌头,周身的肌肉紧绷了起来,金黄色的鳞片不断异动,浊地龙那巨大的身躯,激射的向着陆寒藏身的洞口而去。

    随着不断接近的浊地龙,陆寒的动作也是不由再度加快,识海中悬浮的璀璨光辉,骤然化为一柄长枪,周身那诡异纹路这个时候也是逐渐完成。

    当最后一丝纹路交缠在其上,陆寒庞大的神识随之被抽空,伴随着脑海中弥漫着些许的剧痛。

    “月蚀!”

    这道好似化为的实体的长枪,从陆寒的眉心中涌现而出,同时自身的真元险些被抽空,长枪向着快速前来的浊地龙而去,伴随着细微的破空声,浊地龙感应到细微的异动,但是在半空中的缘故,已经是无所躲避。

    但是在它眼中突然亮起璀璨的金光,整个身躯上密密麻麻的鳞片,开始泛起金光,空气中大地浊气的浓度,也是逐渐上升,浊地龙张大的口中褐色的光辉呈现。

    巨大的石柱在这道褐色光辉下形成,向着陆寒打去,同时长枪,已经接近了浊地龙的头颅,长枪周身诡异的纹路全部亮起,至阴之气所汇聚的光辉,无视浊地龙周身散发着厚重之色的鳞片,好似虚化般进入到浊地龙的肉身中。

    “嘶...嘶...嘶...”

    本来还来势汹汹的浊地龙,突然身躯僵持在了半空,只见浊地龙三丈长短的身躯猛然坠落,口中褐色光辉熄灭,半空之中的石柱,砰然掉落在了大地上,响起响亮空洞的回音。

    “砰砰砰!!”

    陆寒从山洞中走出,注视着浊地龙眼中逐渐涣散的竖瞳,随着眼皮的垂下,果然还是解决不了它,而现在他身上的灵气,不能在让他做些什么了,这个家伙现在,不过是陷入了昏迷中,过些时候还会醒来,没有多少的时间。

    陆寒来到山洞的中心,注视着眼前,缠绕在一起,散发着璀璨光辉的莲花,伸手向着悬浮在莲台上空的宝珠而去,但是就在他修长的手指要触摸到宝珠之中,好似有着一到透明的墙体,阻挡着陆寒的去路。

    陆寒注视着眼前的场景也是咬牙切齿的开口道:“结界。”

    果然这个情况,注视着眼前这道微微亮起的符文,陆寒愤恨的一脚踩在了地面之上,地面不断破裂开缝隙,这种程度的结界,最多不过是金丹期的蝼蚁所布置的,要不是他的修为没有恢复,随意都是可以碾压,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是难以跃过的鸿沟。

    神色阴沉的陆寒,注视着不断从这大地脉络之中溢出的大地浊气,心中也是逐渐升腾起思绪,既然不能带走,总要捞到一些好处才行。

    下定心思后的陆寒,随着白皙修长的食指在手腕之上滑动,在他指甲之上闪烁着的一道白光,细微的伤口就是逐渐显露出来。

    同时陆寒闭上眼,不断控制着真元压迫着心脏,一滴带着精纯灵气的血珠缓缓从伤口之中溢出,随着一滴滴散发着妖异红芒的血珠,逐渐在陆寒的控制之下,开始腾空。

    第二滴又是从手腕的伤口之中滑落出来,第三滴…第四滴...第九滴血珠,陆寒的嘴唇显露着苍白之色,毕竟刚刚踏足练气一层的他,能够逼出九滴精血已经是极限。

    压制着身躯中涌现的虚弱之感,陆寒伸手在伤口上抹过,一道白光呈现,这道细微的伤口直接愈合,陆寒神色郑重的掐动着法诀。

    只见本来悬浮在半空中的九滴精血,聚拢化为一颗妖艳的血红宝珠,掀起阵阵波澜,在血色宝珠中,流动的血液化为一道奇异的纹路,升腾的威压不断在半空之中弥漫。

    随着纹路的形成,整个纹路之内原本流动的血液也是凝固起来,耀眼的血红色光芒呈现,威压骤然加强,就算是在昏迷中的浊地龙,也是这股威压下,身躯颤动。

    陆寒眼角的余光也是注意到了这个场景,心中的紧迫之感,随之弥漫,掐动着最后一道法印,悬浮在宝珠中屹立不动的纹路,瞬间就是开始颤抖起来:“乾坤一转,摄!”

    妖艳的红光化为一道血色光柱连接在了莲台上宝珠中,宝珠开始颤抖,诡异随之在山洞中弥漫开,随着这道气息的弥漫,陆寒的目光产生了变动,只见在他黝黑的眼眸中,浮现惊喜之意。

    这个是...地元珠,本来还以为不过是地灵珠而已,没有想到居然给出一个意外惊喜,大地浊气汇聚百年孕育大地结晶,而孕育千年的大地结晶,润化成珠是为地灵珠,而经过万年的孕育却是会进阶成为,顶级的天材地宝,也就是眼前的地元珠。

    不过这个气息好像还有些差别,看来还没有完全孕育完成,不过也是足够了,毕竟他取不出这颗即将进阶成为地元珠的宝珠,不过取些本源就足够了。

    随着宝珠不断的颤抖,金黄的神芒不断在宝珠之上汇聚而成,丝丝缕缕的金光顺着妖艳的红光,流出到结界外,进入陆寒手心中。

    华夏一角遥远的土地上,盘坐于山巅上静坐的老者突然睁开眼,呈现着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暴虐之色,是谁,到底是谁,敢动老夫的东西。

    整个雪山都是在这股音波之下开始崩塌,显露出凹凸的山体,而一到金光划过,只见一道中年男子屹立与半空中,神色恭敬的对着眼前的老者道:“老祖。”

    “你给我去查,浊地龙哪里出现了差错。”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中年男子的神色也是突变,这可是绝对不能够有失:“是。”

    说完之后这道身影,骤然化为流光消失不见,而老者这个时候也是平静了一点,目光注视着前方,眼眸之中闪烁着阴翳之色。

    青山,山腹中,伴随着妖艳的红芒不断摄取出来的本源,盘踞在陆寒手心中携带着浓厚大地浊气的金丝,逐渐开始压缩凝实,但是悬浮在半空中的血色宝珠,已经是脱去血色化为白色,只有其中残留着血色的纹路,但是这道纹理也是开始消散。

    随着这番变故的产生,陆寒的眼中却是没有任何的诧异之色,不到片刻的时间,弥漫在山洞中的红芒骤然消失无踪。

    陆寒伸手一翻,只见一颗褐色不规则晶石躺在手心,强行汇聚地灵珠的本源,而形成的大地结晶,小心的收起来,脸上带着虚弱之色,注视着已经是身躯开始起伏的浊地龙。

    整个人影都是化作魅影,向着来时的道路而去,而在陆寒离开后,摊在地上的浊地龙沉重的眼皮跳动,金光透过着抬起的缝隙,倒影着陆寒离开的背影,但是下一刻这道缝隙再次闭合。

    透过矮小的缝隙,出现在山林中的陆寒,脸色苍白,但是眼中却是散发着止不住的兴奋之色,因为玄阴仙决需要的灵气太多的原因,在平常人眼中可是进阶筑基的大地结晶,只能够保证他进阶练气五层。

    不过在这之前,陆寒扫视了一眼自己的身躯,这具身体的经脉还是太过浮弱,经不起过多灵气的冲刷,不然的话现在的陆寒,可以吸收大地结晶的力量,来提升实力。

    望着漫天繁星的陆寒,脚步轻飘向着山下走去,在地底山洞中的浊地龙苏醒过来,晃动着带着微微眩晕之感的头颅,瞪着金黄色的竖瞳,注视着陆寒离开的隧道,口中发出猛烈的咆哮之声。

    “吼吼吼!!”

    不过片刻之后它回过头去,注视着依旧是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地灵珠,身躯盘踞在结界外,再次警惕了起来。

    随着浊地龙发出的咆哮声,却是在山岭中回荡,不少在景区的工作人员,都是听到了这个声音:“这个到底是什么声音,狼?虎?都不像啊!!”

    “你管他是什么,这应该是野兽发出的,也是在深山区域,他们不会来这里的。”

    “也是。”

    “...”

    已经是出现在山脚的陆寒,停下脚步,听着耳边回荡的声音,就是知道是浊地龙的咆哮声,这个家伙已经苏醒过来了吗?比他想象得到慢了很多,看来也不是很有抵抗力,等着他进阶成功后,看来可以考虑那个想法呢?

    不过陆寒的脸色突然更加苍白一分,一抹血色逐渐从他的嘴角溢出,等着他抬手擦了擦感受着手中温润的感觉,还是太勉强了,进阶练气一层就提炼九滴精血,陆寒已经元气大伤,不过和成果相比不值一提,这点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好。

     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陆寒从深林来到青山脚下,打量着眼前繁华的场景,虽然在这具原身的记忆中已经有印象,依旧带着他很大的震惊。